Saturday, July 28, 2018

超越去年的股息

这个星期Gadang、Luxchem和Homeriz都陆续公布最新业绩兼派发股息,至今股息总收入就已经累积到RM3,174.35,超过去年的RM3,076.55。接下来还有第三季和第四季的公司业绩尚未揭晓,自己大略估计,今年的股息破4千基本不成问题。虽然今年净投入额比去年少,不过也注入了17千,所以股息增加也在我预料之中。

到这个月为止,我已经连续第26个月收到不同企业派出的股息了,数额并不固定,但重要的是每个月看到有笔股息汇进银行,心里还是暗地里高兴的。比起每天的股价上下波动,稳定的现金流却是实实在在增加我的收入与财富。目前手上持有的12间公司除了GPacket,其余11间都有相当不错的股息率,有些甚至超过6%呢,若这些公司的未来盈利持续增长,以后派给股东的股息肯定也会更多的。

投资股票也有两年多了,检视现在的成绩单,虽然整体回酬率还没达到我设定的目标,不过我相当肯定我的投资思路和方向是正确的。按照股神巴菲华伦特的说法,投资人应该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来看待投资绩效。我想,还有两年多的时间给自己重新评估我的投资表现会是怎样。

频繁买卖交易不是我一贯的做法,闷闷的收取股息或许更加符合也是闷闷性格的我。

Sunday, July 22, 2018

大马建筑领域前景不利?

希盟意外赢取政权、敦马哈迪重新拜相之后,新政府强调将会对前朝政府承诺的多项大型基础设施计划重新评估与检讨。敦马也强调,他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同时也称大马将在保留必要情况下、就涉中资协议的一些内容重新谈判的权利。此外,5月24日,财政部长林冠英证实截止2017年12月31日,大马国债和负债责任总共高达1兆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0.3%。这两项消息严重打击国内建筑领域的前景,多项大型工程已经被搁置或者展延。除了上一文提及的LRT3工程,以下是前朝政府批准的数项备受瞩目的基建计划最新进展:

1. 隆新高铁 (High-Speed Rail - HSR)
5月28日,敦马宣称我国将取消隆新高铁的建设计划,大马预计将为此赔偿5亿令吉的违约金。随着这项决定,早前被委任为工程交付伙伴 (PDP) 的YTL、MRCB和Gamuda向交易所报备宣布终止所有相关的合约条款和附件洽谈。

6月2日,林冠英接受香港报章访问时指出政府决定终止高铁的建设计划,除了是因为高昂的建设成本外,也考虑到长期维修成本。政府对高铁项目的初步成本估计超过了1000亿令吉,而更多的花费则是高铁投入服务后所需的成本。他认为,高铁建成后的付款、维护费用和零件更换费用,都是巨大的负荷。他也强调,政府正在审查前朝政府的各项基础建设,而隆新高铁的建设成本已经超越了其经济价值。他也希望新国能理解大马的财政困境。

6月12日,敦马出访日本接受访问时却改口澄清政府只是希望展延而非取消这项前朝政府推行的高铁计划。他解释说由此项目耗费过高,政府必须暂时把它搁置。

7月18日,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表示,高铁计划存有隐藏成本,最终造价可能高达1100亿令吉,而不是前朝政府所公布的550亿令吉。总检察长汤米托马斯也审查了马新两国签署的隆新高铁双边协议;根据协议,大马或新国都被允许取消这项计划。这个月底阿兹敏将率团到新加坡进行协商,根据高铁计划协议条款和项目的可行性,重新审查和谈判高铁项目的落实情况。

7月20日,新加坡通过外交管道,要求大马政府在7月31日之前通过书面澄清我国对高铁计划的立场。

2. 东海岸衔接铁道 (East Coast Rail Link - ECRL)
5月18日,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主席敦达因说东铁计划的初步成本500亿令吉只是第一阶段的成本,若加上第二阶段工程的110亿令吉和利息,实际成本将超过660亿令吉。大马是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550亿令吉投入建设以支付主要建筑商-CCCC。

5月26日,敦马形容东铁计划很奇怪,大马政府借贷的相关款项却存放海外。另一项不寻常的运作是付款是依据预先设定的时间表,而非根据工程进度。

6月24日,林冠英表明政府将对东铁计划重新磋商并降低不断飙升的成本以决定是否继续执行这项工程。他表示基于政府已经投入200亿令吉,因此废除项目是不明智的,而他们预计取消项目的赔偿金有可能高达220亿令吉。

7月3日,林冠英说东铁计划的最终建造总成本是810亿令吉,有关项目需要大幅降低造价,政府才能负担得起。目前东铁计划的进度已完成14%。

7月6日,CCCC证实收到大马政府的要求暂停一切东铁计划工程。对此HSSEB也接获通知立即暂停基础建设、细节设计与施工图设计咨询服务至另行通知为止。较早前HSSEB是获得CCCC颁发价值约1亿3040万令吉的工程合约,原本预计会在2024年完工。另外,LAFMSIA为东铁计划所有8个配套工程供应2亿7000万令吉的洋灰计划也宣布喊停。

7月18日,敦达因代表政府造访中国针对东铁计划事宜进行深入商讨,以取得解决方案。

全长688公里的东铁计划共有23个站点,衔接吉兰丹、登嘉楼及彭亨东海岸三州,贯穿主干山脉,并于巴生港口接通。一旦竣工,东铁计划将缩短行程,预计从丹州彭加兰古堡到巴生港口只需4个小时。

自东铁计划暂停后,已经有将近1000人被遣散,其中大部分是大马人,而这个项目的全部员工中,本地人就占了70%。

3. 捷运三号线 (Mass Rapid Transit Line 3 - MRT3)
5月30日,敦马宣布政府取消前朝政府推行的MRT3计划。他强调,希盟政府并非故意停止这些重大工程,而是为了节省开销,因为这些计划涉及庞大的财务。

全长40公里的MRT3估计成本约400至500亿令吉,设有26个站,原定于2019年动工并在2025年完成。

4. 捷运二号线 (Mass Rapid Transit Line 2 - MRT2)
6月22日,捷运机构总执行长斯里沙里尔再次确认MRT3维持早前宣布不再继续展开的决定,同时他们正寻求对策以减低MRT2工程的成本。

7月11日,捷运机构表示正在分析其建设成本及现有开销,探讨是否可在不影响大众安全和捷运功能前提下,针对一些细节省下成本。这项工程耗资320亿令吉,首阶段从双溪毛糯站至甘榜峇都站可在2021年7月投入运作;至于第二期全线启动服务至布城站,则预计在2022年竣工。目前工程进度已经完成30%。

5. 泛婆罗洲沙巴大道 (Pan Borneo Highway Sabah - PBHS)
5月25日,虽然敦马要求重新检讨泛婆大道计划,不过沙巴首席部长莎菲益有信心该计划将不受影响。

7月18日,州政府会尽快向联邦工程部提呈重新检讨大道落实的建议和报告书,确保泛婆大道能在节约公币和更完善的落实模式下,继续在沙巴落实该项目。州基设部长彼得安东尼表示,若取消PDP模式而改为交予联邦工程部和州基设部共同监督和管理,加上透明化的招标程序,估计能省下10亿令吉或更多。

泛婆大道在沙巴的路段共分为三个阶段进行,全长约1236公里,首阶段工程共分为35个配套,涵盖706公里长的道路,总值约128亿6400万令吉,预计2021年竣工。至于涵盖413公里长的道路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工程仍在策划中。

6. 输送管计划 (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 Project - SSER)
7月5日,林冠英证实,政府已向马六甲多产品输送管 (MPP)、泛沙巴媒体输送管 (TSGP) 的承包商发出停工的指令。他说,财政部的独资公司SSER旗下的两项总值逾94亿令吉的油气业工程,在2016年11月1日颁发给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 (CPPB)。至今为止,工程只完成13%,但前朝政府已经支付88%工程费用或高达83亿令吉,而费用还没包括收购土地、专家谈判的费用等等,总额外费用为17亿令吉。

7月18日,敦达因代表政府造访中国讨论数项暂停的中资项目包括输送管计划。

7. 金马士新山双轨铁道 (Gemas-Johor Electronic Train Service - ETS)
这项工程全长192公里,会建造11个火车站,耗资94亿令吉,预计能在2020年竣工,主要承包商是三家中国公司-中国铁路建设公司 (CRCC)、中国铁路工程集团 (CREC) 和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CCCC);本地承包商则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有关联的SIPP能源私人有限公司以及YTL。

目前没有消息来源证实这项工程继续取消或是展延,不过由于牵涉到中方,估计这也会是敦达因前赴中国重新讨论贷款条件以及前朝政府与中国企业签署的协议其中课题之一。

8. 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 (Tun Razak Exchange - TRX) 
6月21日,林冠英宣布批准额外投入28亿令吉以应付硬体设施建设,加上原有已经转移至TRXC的37亿令吉,政府对此已经投下了65亿令吉的资金。他表示,唯有完成TRX计划,方能实现该计划至少76亿令吉的商业价值,以便日后填补及偿还TRXC的各种借贷,包括被1MDB滥用的资金以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和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

TRXC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全权与独资拥有的子公司,该公司前身是1MDB产业有限公司,属于1MDB的子公司。由于两者关系导致该公司无法顺利进行各种土地交易及融资,因此国会公账会建议把TRXC的拥有权于2017年3月31日转移至财政部。另外,TRXC在1MDB旗下时,是两项吉隆坡地产发展计划的持有人和发展商,其一是占地70英亩的TRX,其二则是占地486英亩的大马城。

如今,TRX首期工程包括高106大楼的交易大厦及保诚保险总部大楼将在2019年初竣工并启用。目前TRX首期工程已经完成80%基建。至于第二期工程则包括公众大厦、占地10英亩的中央花园等将在2020年完成。届时,汇丰银行和艾芳银行总部将会入驻TRX。

9. 柔新捷运 (Johor Bahru-Singapore Rapid Transit System - RTS)
5月30日,交通部长陆兆福说政府无意取消自2010年5月起所建议的柔新捷运计划,不过会重新审视该系统的合约规则和条例,并尽力降低费用。

耗资逾12至20亿令吉的柔新捷运工程总长度为4公里左右,设有2个终站,预计2019年动工并在2024年启用,届时将能有效缓解柔新长堤和第二通道关卡的交通阻塞现状。

Saturday, July 14, 2018

LRT3工程获批续建,GKent股价飙升

全长37公里的轻快铁第三干线 (LRT3) 是前朝政府在2015年推介的大型基建计划,主要为纾解经济发展走廊和减缓巴生谷地区从巴生到八打灵再也的交通阻塞问题。LRT3预计可以为200万人口服务,每小时一趟载客量高达36,700人。国家基建公司 (Prasarana) 也委任GKent和MRCB为工程交付伙伴 (PDP) 负责LRT3的设计及建筑,也必须承担超额成本和延宕的责任,以确保计划在成本和时限内及时完成。

然而在7月10日,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文告指责Prasarana管理不当预算超支,导致LRT3从最初预计的成本90亿令吉暴涨至314亿5000万令吉,并下令必须大砍整体成本至少60亿令吉以确保该项目符合成本效益和可行性,否则不排除会腰斩LRT3。早在2015年,Prasarana就获得政府担保贷款100亿令吉以资助LRT3。今年3月30日,Prasarana向政府要求额外融资220亿令吉以应付整体成本日益上涨的LRT3工程。

随着这项消息传出,隔天股市GKent和MRCB难逃跌势,GKent股价猛挫8仙,报收RM0.99;MRCB则微跌1.5仙,报收RM0.58。不过我却判断LRT3可能被腰斩的消息被市场错误解读了。首先LRT3工程完成进度达10%,不大可能会立即停工;第二是Prasarana从2月开始就已经检讨和降低成本,第三是政府要求大幅削减成本,没有把话说死。于是很快地我就以RM1.04价位买进以拉低平均成本。

7月12日中午,财政部再次发出文告,经过内阁讨论后批准继续建造LRT3,并将成本从316亿5000万令吉减少至166亿3000万令吉,省下150亿2000万令吉或47%。这项成本包括所有工程费用,涵盖工程合约配套 (Work Package Contracts) 、土地收购、工程管理、顾问费、运作费用和建造期利息。

财政部也在文告中列出,透过6种措施减少及合理化工程成本:
  1. 将42套6节车厢列车,减少至22套3节车厢列车。根据LRT3的可行性报告,22套3节车厢可以应付估计的客流量至2035年,若有必要则会添购额外的3节车厢
  2. 随着列车车厢数量明显减少,列车仓库的建筑面积也可以减少
  3. 以Kelana Jaya轻快铁线为标准,调整轻快铁站的规模及设计,而不是以较大的地铁站规模为标准
  4. 取消五个预估客流量较低的车站建造,直到有需求时才建。这五个站分别是:LienHoe, Temasya, SIRIM, Bukit Raja和Bandar Botanic
  5. 取消一段长两公里的隧道,以及Persiaran HishamuddinShah Alam的地下车站
  6. 减低建筑费,将LRT3的建筑时限从2020年延长至2024年,以减少为了加速竣工而产生额外的赶工费用赔偿
另外,LRT3项目在重新检讨后,GKent和MRCB联营公司将从PDP模式转为固定价格合同 (Fixed Price Contract) 以确保价格固定及不会出现成本超支的情况,合约详情将在日后公布。

这项利好消息迅速刺激GKent和MRCB股价飙升,GKent以全天最高RM1.29收盘,涨30仙或30.3%,触及涨停水平;MRCB就报收RM0.74,涨16仙或27.59%。

有意思的是,某在野政党却评林冠英误导群众,指责削减LRT3工程成本事实上是缩小规模减少开销,与节省成本是两回事。随后Prasarana也发出文告向大众解释,当初在2015年3月30日获得政府发出担保的100亿令吉债劵,实际上只包括工程合约配套、接驳巴士 (90亿令吉) 和土地收购 (10亿令吉),这笔初期成本根本就不足够来完成LRT3计划。

LRT3建造是势在必行的,但成本预算过高则有必要重新检讨以确保成本效益,避免把最终成本转嫁给人民身上,同时政府也能达到开源节流和减少开销的效果。不过,前提是不能牺牲轻快铁的安全保证和服务素质为原则,毕竟这是为人民提供方便和舒适的公共交通而建,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

Saturday, July 7, 2018

中美贸易战 2

美国在7月6日的当地时间周五凌晨正式执行关税制裁政策,宣布对总值340亿美元的中国货品开征第一波的关税。对此中国也不坐以待毙,宣布也对总值340亿美元的货品征税。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放话,如果中国采取报复行动,他不排除对中加征关税的额度将会扩大至4500亿美元,范围概括股市、货币以及包括黄豆至煤炭在内的环球贸易原产品。

中国当局声称,美国对华340亿美元商品征税清单中,59%商品是由在华外资企业生产,当中美国企业占有相当比例,如果美国启动征税,实际上对象是中国和各国企业、包括美资企业。

据悉,特朗普计划分两阶段,对500亿美元的中国货品加征25%关税;首波340亿美元货品锁定航太、资讯科技、汽车零件和医疗器材等产业并在7月6日生效;另一波160亿美元货品包含机械和塑料,24日将召开公听会听取业界意见,之后才加征关税。至于中国反击目标则锁定美国高价值出口品,包含农产品、汽车和原油。首批将在6日开征关税的名单,包括大豆、牛肉、猪肉、鸡肉、海鲜、运动休旅车和电动车等总值340亿美元的货品;第二批160亿美元货品,包含化学品、煤炭、原油和医疗器材,关税加征日尚未公布。

诡异的是,就在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的几个小时后,美国贸易代表处却向美国企业发布了临时通知,那些会被贸易战影响从中国进口产品的美国企业,可以有90天的时间向美国政府申请有效期为一年的关税豁免。美国贸易代表处会以三个角度来决定是否该给出豁免:
  1. 该产品是否在中国之外有可替代的货源
  2. 关税措施是否会严重损害提出申请的美国企业或是美国的利益
  3. 该产品是否对中国的相关工业计划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比如“中国制造2025”
美国贸易代表处还表示这种关税豁免是以产品为标准,所以一旦某个产品被豁免,所有进口该产品的美国企业不会被征收额外关税,无论这些企业是否本身提出过申请。

美国虽然高姿态开战,不过还是为本身预留后路,避免自家企业成了误伤对象。美国农业组织就已经强烈呼吁政府停止贸易战,因为中国就是美国最大的大豆出口市场,去年出口额高达140亿美元,实施关税是对美国农民最直接的经济打击。对此美国政府表示将为遭受关税波及的农民提供津贴援助,不让他们成为中国关税报复的受害者。

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有可能造成两种结果,第一种可能是中国进口大豆来源就会往巴西、阿根廷和东南亚倾斜。基于大豆贸易格局的改变,巴西、阿根廷连同美国的大豆价格可能同时出现上涨。而第二种可能就是中国可能转往大马购买棕油,因为棕油就是大豆最好替代品。根据2017年数据,中国是我国第三大棕油产品的进口国家,去年共进口192万吨棕油,仅落后于印度 (203万吨) 和欧盟 (199万吨)。中国驻马大使白天在今年初豪言,中国进口我国棕油不设上限,有多少就买多少,不知中国会否履行承诺呢?

巴西大豆产量预料今年再创新高,导致大豆油价格将比预期疲软,这也将拖累原棕油走势。此外原棕油产量走高和需求疲弱也可能导致原棕油价格欲振乏力。不过目前原油价格强劲,因此原棕油价格跌势有限。

贸易税率和中国威胁限制进口美国大豆对原棕油的价格有多大影响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贸易战火即将遍及全球,大马也绝对不能独善其身,就看受到波及的冲击程度有多严重。可以肯定的是,全球经济和供应链都会受到剧烈动荡,各国贸易格局有可能因此重新大洗牌。

Sunday, July 1, 2018

GPacket | 触势待发?

6月22日,GPacket向交易所报备筹资活动以推动解决方案和物联网 (IoT) 业务,建议每5股配1附加股,发行最多1亿5020万附加股,以及每1附加股配3凭单规模,发行最多4亿5060万张凭单。

文告里指出,假设每单位附加股售价为35仙,估计可筹集1311万令吉至5257万令吉。这笔资金预计在两年之内供购买贸易设备、未来可行投资、媒体和数码服务营运资本、金融科技方案营运资本、一般营运资本和发股开销。其中贸易设备就包括用户终端设备,如光纤调制解调器和机顶盒与网络视频设备,还有IoT设备如电路板故障诊断系统和轮胎气压管理解决方案。

GPacket建议筹资主要是考量到不会影响现有股东持股比例、通过认购附加股参与公司未来增长、以及发股筹资加强公司财务表现来降低负债率,以支撑公司的业务扩展计划和长期持续成长。

GPacket预计今年末季就可完成上述企业活动。

6月29日,GPacket建议通过削资 (capital reduction) 来抵消公司截止2017年12月31日的累积亏损,同时建议雇员送股计划 (share grant scheme) 来回馈执行董事及员工。截止去年杪,GPacket的累积亏损达4亿5551万令吉,配合削资,公司股本将同样被削掉相等数额。文告指出削资是为了要合理化公司的财务表现以符合转型策略。若公司未来成功转盈,还能从中派发股息予股东。

另外,GPacket建议将新股授予合格员工,作为既定绩效目标的奖励。对此董事认为雇员送股计划是留住人才的关键,因员工是任何一家科技公司最重要的资产,同时也能吸引及留住优秀人才让公司攀向更高层次。

在6月初进行的股东大会后公司首席执行员陈启贤表示今年杪业绩有望转亏为盈,并放眼2019年净利和营业额可取得双位数增长。他也透露金融科技业务旗下的电子钱包Kiple,目前用户达13万名,首季下载量按年成长3倍至900万令吉,当中1%至2%的下载量会贡献公司的营业额。此外,雪州政府制定母亲关怀计划 (KISS) ,受惠人士每个月可获得200令吉购物卡充做购买生活用品津贴,GPacket相信同类型计划将会逐步在其他希盟州属落实推行。该购物卡的支付方式与GPacket有关,因此越多人使用可让公司更多受惠。陈启贤补充,投资新业务一般需要18月的耕耘期,因此他预计2019年将迎来收割期,而IoT业务目前已经有1000辆汽车在实验相关需求,预期今年下半年将有明确的发展方向。

企业建议配售附加股以筹资计划通常并不受市场欢迎,因为这等于向股东伸手要钱,何况GPacket在2017年初才完成私下配售集资1809万令吉,当然也有额外的例子,以目前GPacket最新业绩的营收上升趋势来看,也许现在是来到企业获利表现取得突破的关键时刻了。

对马股的想法

去年尾美国成功通过税改法案,大力鼓励美国企业回流本土。上图可以看出,509全国大选之前外资就已经开始慢慢抛售马股,结果希盟出于意料胜选,触发外资惊慌情绪加速撤走。

早在去年,美联储就已经计划缩减资产负债表并预计2018年会升息四次,如今半年过去,美联储已经完成第二次加息符合市场预期。另一方面,美国十年国债收益率持续上涨,比较之下股市是否比债市昂贵呢?

美国升息除了造成马币疲软、从年初的3.89令吉兑美元跌至昨天挂收的4.04之外,外资也从新兴市场撤离避险导致亚洲股市受到全面下挫。

不得不提的是美中贸易摩擦也增加了市场不明朗因素,美国的保护主义和单边政策抬头将增加企业成本导致盈利侵蚀,加上大宗商品如原油等价格不断上涨,更可能导致全球经济放缓甚至引发衰退。

6月富时综指的本益比介于15至16倍之间,对比过去估值是相对廉宜,但以目前全球贸易战一触即发以及成本走强的大环境之下,企业如何创造更多的盈利和价值就必须有所保留。股票分析员也大多认为投资者应该离场观望,不宜现在买入。不过现在很多中小型股票已经屡创新低,下行风险有限,投资人若能慧眼识珠,不失为捞底累积好股的大好机会。低迷时期的好股就算再坏也跌无可跌,风险总比牛市时期高价买进来得低。

我想目前马股不算是进入熊市吧,但无可避免会继续的低迷下去。不过外资不回流的话,靠本地机构和散户扶持马股恐怕也支撑不长久的。马股和国内经济成长引擎其实有点相似,股市靠外资,经济就靠出口外需。以此猜想,令吉兑美元就算恢复当年的3.80也不一定对我国有利,因为外国欲投资我国就变得昂贵了。

也许要等到希盟政府推出一系列的经济政策和11月的财政预算案之后,未来发展局势才会更加明朗化吧。如今政府正努力着调查一马弊案事件以重振财务状况,以及对官联机构重新洗牌以加强企业监管,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正面效果,这也是国际评级机构对我国的主权信货评级维持不变的其中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