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9

2019年7月投资小结

年初至今的投资回酬稍微降低至8.33%股票组合的未实现累积亏损就增加至-20.81%,接下来几个月内要转亏为盈实在不大乐观。

股息方面,7月收到RM1,038.25为历来单月最高,但是8月会一无所有,待领股息更是减少至RM473。

这个月如期收到Homeriz送的免费凭单,当天早市一开盘就迅速地以20仙套利来累积现金。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再次攻击中国的言论导致全球市场包括马股情绪恐慌,富时综指今天几乎失守1630点关口,最终勉强以1634.87点挂收。苹果日前公布的最新业绩超越预期,预计本地的半导体领域也能从中受惠;中断近三个月后重启的中美经贸磋商今天下午在上海却提前结束,暂无迹象显示双方在解决贸易争端上取得实质进展。

7月大事件还包括约翰逊在上周正式就任为英国首相,新一届的英国政府将对脱欧谈判采取强硬立场,极有可能于10月31日期限当天在无协议情况下脱离欧盟,加强投资人对经济受创的担忧。

不管如何,要发生的迟早都会发生。即使中美谈判破裂,或者英国硬脱欧,肯定会给市场和经济很大的混乱局面。然而当不确定性已经被移除后,剩下的事情只会明朗化,因为后续的情况只会更好,不会再糟糕到哪里去了。

来到8月份又是财报旺季的时候,惟盼望手头上的企业可在新一轮业绩中交出亮眼的表现以改善投资组合绩效,不然的话又要等到三个月之后的业绩报告了。

Sunday, July 28, 2019

一切从G3 Global说起

这几天G3炒风炽热,周五更是一度飙升到RM3.17的历史新高,最终闭市以RM2.90挂收。G3从4月份就开始备受散户热捧,尤其是在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官访中国期间,4月26日G3发文宣布与商汤科技 (SenseTime) 以及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 (CHEC) 签署谅解备忘录,未来5年在大马建立首个人工智能园,投资额高达10亿美元。这项消息导致G3股价在当天就冲到RM1.62,引来大马交易所祭出不寻常交投质询 (Unusual Market Activity, UMA) 。G3在该项目中主要负责推广、管理和执行商汤科技的产品和技术的所有开发活动;商汤科技将提供科技专业知识和相关产品等,中国港湾工程则将提供基建工程和兴建服务。根据文告,该备忘录的有效期限为24个月,可在各方同意下终止,或者会在签署正式合作协议后失效,预计该备忘录不会对企业今年的净利和净资产有任何贡献。G3的股价从4月22日的79仙到7月26日的RM2.90,短短三个月就暴涨267%,相信不少低价买进的散户都赚翻了倍。

然而除了一般散户,G3的最大股东GPacket应该是最开心了,因为GPacket持有G3的32%控制权,G3的市值是12亿令吉 (4亿140万股数乘以RM2.90) ,GPacket持有的股份价值达到3亿8432万令吉,对比GPacket现在市值是5亿3600万令吉 (9亿80万股数乘以59仙) ,G3的股份就占据GPacket的市值72%之高!

与此同时,GPacket的价格趋势也在近期开始走高,主要有两则利好消息。首先在7月1日,GPacket宣布其创办人潘振祥时隔5年再次重掌企业,出任为集团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他将专注指导与带领主要管理层推动数字业务,以推进数码初创,并为区域内的科技生态系统提供动力;原任总执行长陈启贤则调任为执行董事,仍是移动电子钱包子公司KiplePay的总执行长,将全面专注于金融科技业务,聚焦电子钱包和支付解决方案,以促进大马无现金社会和生态系统。潘振祥也是GPacket的大股东之一,持有企业的10.65%股权,同时通过GPacket的母公司间接拥有18.77%股权,总共为29.42%,个人身价达到1亿5769万令吉。

第二则消息是在7月19日,KiplePay与回教银行 (BIMB) 签署一项谅解备忘录,以合作提供电子钱包事宜。该公司文告指出,KiplePay与回教银行共同合作,为零售客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商家收费以及客户付款的用途。有关备忘录有效期为2年,惟任何一方都可随时加以终止。上述利好消息导致GPacket的股价从7月1日的36仙升至7月26日的59仙,涨幅达到64%。随着G3股价已经大幅走高,也许GPacket在短期内还有很大的上探空间。

G3和GPacket的股价齐齐上扬,最大得益者除了潘振祥,另一位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人物,即Gadang的董事经理郭安。郭安通过GPacket母公司间接持有18.77%股权,占有1亿425万令吉的公司市值。

郭安作为Gadang的董事经理,个人持有1.99%股权,以及通过母公司间接持有25.54%股权,总共为27.53%,相当于企业市值的1亿7041万令吉。

熟悉Gadang的投资人也知道几个月前Gadang买下了DWL的10%股权,因此通过Gadang的关系,郭安也间接拥有DWL的10%股权,相当于企业市值之1360万令吉。

综合以上数据得知,郭安的个人身价高达2亿8462万令吉,等于是DWL市值的两倍!

不过,大赢家却不是郭安,反而是来自砂劳越的企业家Wan Khalik Wan Muhammad。今年1月份,Wan Khalik通过私人投资公司Total Sejati S/B购入DWL的10%股权,与Gadang一样成为大股东。此外,Wan Khalik也通过另一家私人投资公司Global Man Capital S/B持有G3的32%控制权,因此Wan Khalik的个人身价高达3亿9760万令吉,几乎等于拥有三间DWL!

现年46岁的Wan Khalik是在今年4月相续获调任为G3和DWL的集团执行主席使他开始受到市场瞩目。早期他是以软件发明生意起家,随后参与过建筑、工程、海运和饮食等不同领域。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他加入砂劳越公共服务部成为特别官员,并担任过三任首席部长的机要私人秘书,直到去年才回归商界。这几年来他累积了不少人脉关系,成为两间公司的执行主席后就起到关键作用。首先,他成功拉拢生意人Datuk Mohd Aminul Islam Abdul Nor买进DWL母公司的股份,间接持有DWL的30%股权。根据消息透露,Mohd Aminul掌握外劳管理系统 (Foreign Worker Centralised Management System, FWCMS) 的经营权,令市场猜测这盘生意会被DWL并购。另外,Wan Khalik在4月19日成功聘请前捷运机构的总执行长沙里尔出任为董事经理,冀望企业能在基建领域有一番作为。

DWL在4月期间曾经股价大起,从4月4日闭市的79仙至4月22日,一度升至RM2.00新高后回落至RM1.68,涨幅为113%,当时是因为市场传出Gadang-DWL财团已经提交标书,竞标重启的东铁工程。随着双方发文否认后,DWL的股价也一蹶不振,上周五以63.5仙挂收。
郭安在本地建筑和房产领域耕耘多年,却青睐GPacket的科技创新理念;Wan Khalik看好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在国内的巨大潜力,但认为DWL在建筑业务拥有发展空间,借着Gadang在国内的经验和名气,两者合作组成财团联手竞标基础设施项目将有利于DWL有更高的机会参与本地大型基建工程。双方都借重彼此的能力与财力,就是希望能达成双赢局面,以提高个人财富和扩充生意版图。

让我深感兴趣的是,郭安和Wan Khalik购买股票的投资模式相当高明,用个人财富来作投资毕竟效果有限,倒不如买进股票先取得企业的控制权,然后如法炮制,再以企业的资金买进另一家企业的股票,最佳例子就是GPacket持有G3的10%部分股权就是通过认购附加股买下的,因此持股成本非常低,暴涨的机会相对更高。这种赚钱方法可以达到利上滚利、复合成长的力量,让投资回酬随着时间不断倍增。

延伸阅读:
GPacket | 重新出发的科技新星?
东铁复工
重启大马城
Gadang的最新动向
季报分析 | Gadang 4Q19业绩探讨

Saturday, July 27, 2019

SCICOM瞄准赢取电子政府合约

7月24日,SCICOM向交易所报备,大马教育全球服务公司 (EMGS) 向法庭申请原讼传票 (Originating Summons) 以针对双方于2012年11月1日签署的合同是否在法律上具有执行的权利。这起事件来得突然,因为EMGS一直以来都是SCICOM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也许这和早前本地某个英文报章的报道有关。根据该新闻指出,国家党 (Parti Negara) 指控SCICOM通过EMGS牟利,向每一位外国学生收取一千令吉的签证费用导致教育部损失上百万令吉的收入。虽然SCICOM高层即时作出否认,但如今看起来似乎未能平息争议,或许交给法庭审理是最公平的做法。

巧合的是,同一天本地报章也刊登了SCICOM的首席执行员Datuk Seri Leo Ariyanayakam接受采访的报道。Leo表示企业已经参与外劳追踪系统以及综合移民系统 (Integrated Immigration System, ISS) 的公开招标,希望可以赢取有关合约。根据Leo的说法,外劳追踪系统会是雇主申请外劳一站式处理中心,这个系统可以让有关大使馆追踪到外劳下落以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如果证实雇主对外劳待遇不利,他们可以利用系统把有关雇主列入黑名单,使他们不能再申请相关国家的外劳。

较早前,移民局已经于今年5月向供应商开放ISS的招标,并将于8月17日结束。如果一切顺利,移民局将在明年1月向成功得标的供应商发出录取通知书。《2018年总审计司报告》第一系列指出,现有的移民局出入境系统 (MyIMMs) 被发现有操控和欺诈的行为,在3万2424个外劳配额当中,有2万1378名外劳是在不合理程序下获得外劳临时工作准证 (PLKS) ,原本政府预计能够征收高达2455万令吉的外劳人头税额,也因为审批程序出现欺诈而导致政府损失该笔收入。这引起了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的高度关注,进而计划推出更加全面的系统以取代MyIMMs。在ISS完全取代MyIMMs后,后者就会100%停用,ISS也完全交由移民局管理,而ISS的维护工作则由供应商负责。ISS项目价值预计10亿令吉,为期长达5年。

我上网查了资料,原来移民局使用MyIMMs都已经超过20年了,目前是交由HeiTech Padu负责维护,合约将在明年8月届满。市场传言,SCICOM、HeiTech Padu以及IRIS都是获得ISS项目的领跑者,这也导致相关股价受到激涨的现象。

原本另一家上市公司 - Prestariang已经在2015年获颁总值35亿令吉、为期15年特许经营权的国家移民监控系统 (Sistem Kawalan Imigresen Nasional, SKIN) 项目以取代MyIMMs,并预计在2021年启用,然而这项合约却在去年12月被内政部以系统成本太贵为由单方面宣布腰斩,以让路给更为全面、有效、友善且物超所值的新系统。随着Prestariang和大马政府经过多次洽商不果后,前者毅然在今年4月将政府告上法院,索赔7亿3286万令吉,不过这无阻政府欲公开招标、推出替代SKIN项目的决心。

前几天,内政部副部长拿督阿兹斯查曼在国会上议院表示,政府将在2023年全面使用预先扫描乘客系统 (Advanced Passenger Screening System, APSS) 来提升我国入境关卡的安全。他表示目前这项APSS还在公开招标的程序,预计这项系统会通过移民局、皇家警察和国际刑警组织的记录进行交叉核对,预先扫描与过滤还未前来我国的外国旅客。他也引用SCICOM官网的资讯作进一步解释,APSS旨在确保获得该国允许入境的旅客登机,同时加强国家边境的安全。其系统措施包括登机前检查护照与签证及给予警示,为航空公司提供电子显示指令,提供准确的预先乘客资料进行分析以决定是否要在边境进行干预,以及航空公司能使用APSS,提供数据予边境管制机构。

该系统也可阻止嫌疑旅客登上飞往我国的航班,在起飞地点拦截或禁止该乘客登机或入境。任何人购买飞往我国的机票,我国会预先掌握相关人士的资料,若有罪犯试图入境我国,就会被禁止登机。

查看了SCICOM官网,证实企业是有提供相关系统服务,于是我就在想,有什么理由SCICOM不会参与APSS的投标呢?

综合以上资料,可以得知目前SCICOM争取获得外劳追踪系统、ISS以及APSS等三项电子政府合约。SCICOM有能力融资庞大资金 (截止今年3月底净现金为4059万令吉) ,以及能提出具竞争力且性价比高的的方案建议,因此一般相信得标机会相当浓厚。惟希望SCICOM与EMGS的法律诉讼不会冲击到其盈利能力,因为EMGS对整体销售的贡献就超过了半数,一旦失去这笔重要来源,不论SCICOM赢取再多合约也弥补不了这笔收入损失的。

Friday, July 26, 2019

季报分析 | Gadang 4Q19业绩探讨

虽然一早就已经猜到Gadang的末季业绩会很差,主要是建筑和房产业务赚幅受压,加上对DWL投资而产生的价值变动损失,但是怎么也想不到Gadang竟然会录取自2011年以来的首次季度净亏,从去年同期的净利之2327万暴跌至今年末季净亏339万;全年净利则狂泻55%之多,从去年之9638万减少至今年的4349万,对此管理层表示主要是认列建筑工程的变数订单减少以及柔佛Capital City项目的盈利大跌所致。对比去年同期,虽然资产减值损失有所下降,不过今次末季却包括对投资在DWL的价值变动损失高达480万以及一次性的借贷成本高达260万入账,如果排除这两笔费用,实际上末季数据会更好,但依然无法掩饰企业获利能力大幅下滑的事实。

细看个别业务表现,建筑业务的税前盈利仅为13万,对比去年同期足足下跌了99%!而房产业务也好不到哪里去,末季的税前盈利也只是987万,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3%。建筑业务所承担的劳工和建材成本高企显然压缩了盈利赚幅,至于房产业务方面,整体产业市场持续低迷导致近期的产业发展项目延迟面市,加上柔佛Capital City项目销售表现低迷,也导致了有关业务的营业额和净利双双下跌。

不过值得企业庆幸的是公用事业领域表现大跃进,虽然今年的营业额比去年仅增长2%而已,但是税前盈利却从去年的6万暴增至今年的717万,原因是较低的营运成本以及外汇兑换率走向良好。管理层也表示位于苏门答腊岛的9兆瓦小型水电站的建设预计会在下一财政年完成,将在未来为有关部门贡献更高的经常性收入。

目前Gadang手头上的建筑订单总值达到12亿4000万,可支撑未来2年的盈利,管理层谨慎乐观看待近期东铁和大马城的重启将有助于企业投标并赢取潜在的工程合约,此外,企业也有意参与竞争重新谈判后的轻快铁第三干线 (LRT3) 部分基建订单。另一方面,产业业务的未入账收入为1亿1934万,管理层也正面看待市场的行销机会,并将专注于加强所有行销平台的品牌推广活动以满足更广泛的客户群。根据早前新闻报道,Gadang将在今年推出发展总值高达4亿的新产业项目,当中包括Cyberjaya的第二期Maple 2、Sungai Besi的第三期The Vyne以及Puchong的第一期Putra Perdana,或许有助于产业业务在以后取得更好的盈利表现。

无可否认Gadang具备良好的执政合约能力以及财务记录,一旦建筑和产业前景开始复苏,肯定有助于改善企业目前的获利能力以及营运状况。倒是Gadang对DWL作出的一笔投资会是个重要变数,不论是联手取得基建工程项目或者是DWL自身的盈利绩效变动,都将影响到Gadang接下来的财务表现。

Thursday, July 11, 2019

VS Industry的客户群和策略投资

美中贸易纠纷久久未能解决导致众多中小企业生意受到牵连,但也有一些公司由于跨国厂商因为贸易战转移订单而从中得利,作为全球50大和东盟前5名的顶尖电子制造服务商 (EMS) - VS就是其中一个潜在赢家,早在3月份VS就成功赢取了美国公司Bissell颁发的家电用品制造新合约,为期3年。VS也冀望能够从美中订单转移当中攫取更多新合约以扩大客户群,以降低来自最大客户订单减少所带来的影响。

VS现有三大关键客户皆来自欧美,分别为英国公司Dyson、Keurig Green Mountain (Keurig) 以及美国公司Zodiac Pool Systems (Zodiac) 。这三大客户在2017财年和2018财年分别贡献47%和58%的营业额,因此他们的订单额对VS的盈利增长非常重要。VS与Dyson的合作始于2007年,主要生产无线手持吸尘器,并为其代工机柜装配组装 (box build assembly) 、印刷电路版组装 (printed circuit board assembly, PCBA) 和电池组件 (battery pack) 等核心业务。

Keurig是一家在北美洲相当知名的个人饮料系统品牌公司,每年营业额高达数十亿美元,与VS在2011年开始生意来往。接着,VS更是在2016年8月从Keurig获取一项价值8200万美元、为期3年的新合约。同时这也是VS首个完整的原始设计生产 (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ing, ODM) 咖啡机,而Keurig也授予VS独家生产权,在首18个月负责生产这批咖啡机。VS成功获颁这项合约对企业来说是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这意味着企业逐渐提升产品价值链往ODM的方向迈进,而不是仅仅作为原始设备制造商 (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OEM) 。一般上客户对ODM的研发能力与品质水平要求会更加严格,但是ODM的盈利率也来得比OEM高,有助于提升VS的营运能力以及盈利增长。

Zodiac是近年来崛起的新客户,其销售贡献在2015财年仅为4%而已,现在却成长为VS的第三大关键客户。VS是Zodiac的泳池自动吸污器的全球唯一制造商,这也侧面反映了VS的强劲竞争优势以及客户对企业的信心。

VS预料新客户Bissell会成为企业的第二大客户,提供企业额外的15%至20%营业额,相等于6亿至8亿令吉。Bissell的首款地毯吸尘机大量生产线即将于今年9月启动,目前正进行组装工具和模型。基于面积达18万平方尺的新厂房已有相关器材,因此无需大笔投入资本开销。

从以上得知,VS大多是为客户生产家电与高端智能家电,主要提供消费品市场的电子电器产品。不过管理层已经开始未雨绸缪,谨慎寻找并购契机以作长远打算。VS早在2016年3月份就以674万英镑现金,认购伦敦上市的澳洲公司Seeing Machines Limited (SML) 的12.1%股权。管理层表示,企业看重SML和视觉处理技术领域的增长潜力,尤其是全球汽车领域都在使用的汽车驾驶检测系统 (Driver Monitoring System, DMS) 方案。管理层认为,SML拥有这项技术及此特殊领域的研发潜能,而VS则具备制造能力与生产设备,因此有助于VS在该领域站稳策略性位置,以推动企业未来的业务增长。VS在最新的财务年报就提及,SML成功获得两间德国公司和一间美国公司的OEM认可,在2019年至2022年之间提供超过一万辆车子的DMS技术方案。

VS的这一笔策略性投资,绝对有利于企业在以后获得交通工具操作监控技术转移和研发能力,从而进军汽车、航空、铁路等崭新领域。

虽然受到美中贸易战的不确定性以及电子电器前景增长放缓的影响,VS甚至一度发出盈利预警,预期2019财年的下半年其主要客户会减少订单,不过VS展现出坚韧特性和逆势反弹,积极与潜在的跨国公司进行洽谈以取得更多新订单,最终赢取Bissell的新合约,并成功提高生产效率和降低营运成本以抵消订单减少带来的负面打击,确实让投资人对VS的营运与财务表现留下深刻印象,其管理层卓越的领导能力更是应记一功。

Sunday, July 7, 2019

DNeX拟套现Ping石油是利是弊?

上个月,DNeX证实正在洽谈出售其上游业务 - Ping石油有限公司的30%股权,并冀望能以超过账面价值的价格出售该批股权,惟目前仍处于探讨阶段。根据管理层表示,原油价格仍存在一些下行风险,与2016年进行投资时相比,现在的油价更高,但市场依然疲弱,因布兰特原油从半年前的每桶70美元回落至60美元。因此,管理层认为这是把Ping套现的好机会。Ping目前的储量和产量都很高,尤其是成熟油田资产Anasuria Cluster,这预计有利于联号公司股权的估值。目前企业的营运成本在下降并且现金流也取得正面,企业正积极展开大规模钻探活动,并研究一个名为Avalon的新油田项目,这些因素应该会为Ping提供更好的估值。总的来说,这将比企业当初投资的1000万美元来得高,作为一般指引,这将高于目前约2亿令吉的账面价值。

从过去三年的财报可以得知DNeX的这笔投资已经完全回本并取得丰厚回酬了,2016年至2018年的合资企业收益分别录取1亿3223万令吉、5519万令吉和5189万令吉,因此一旦DNeX成功出售Ping,对企业来说绝对是笔可观收益。值得一提的是,目前DNeX的市值大约是4亿9200万令吉,而如果真的如管理层所说的以高于账面价值的价格把Ping出售,其收益即相等于接近目前企业市值的一半。

然而投资人可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Ping的合资企业收益对整体盈利贡献最重,如2018年企业净利为5189万令吉,Ping就贡献了2201万令吉或占了42.4%比例。因此,把Ping套现虽然能提高DNeX的现金或减少债务,但是却会极大地削弱企业的获利能力,这也解释为什么股价没有因为这则利好消息而受到激励的原因。

考虑到目前油气领域依然疲弱,因此DNeX想要释放Ping资产价值以把资金转移到风险更低的其他投资项目也是明智选择。DNeX预计今年下半年能够争取更多合约,包括资讯科技和电子服务业务,以及能源业务。而希盟政府如今已经重启多项油气项目的招标工作,因此DNeX也在积极参与,冀望从中可以分一杯羹。管理层也进一步透露,DNeX的另一家油气子公司 - OGPC也积极争取更多油气项目以分散生意风险,截止今年5月为止竞标总值1亿4000万令吉的合约当中,已成功获得大约3000万令吉的合约。

今年DNeX会重新专注其核心业务,即资讯科技和电子服务以取得业务增长,当中国家单一窗口 (National Single Window, NSW) 和Genaxis私人有限公司是盈利的最主要推手,这两项业务在2018年就贡献了将近60%的营业额。不过NSW的合约即将在8月31日到期,因此存在不获政府续约的可能性从而打击DNeX的企业盈利,这也是国内一些极度依靠政府颁发电子合约的企业所面临的共同难题吧。

Monday, July 1, 2019

第三组合的上半年成绩

首六个月的投资回报继续保持不错,达到5.13%

资产股 - 资金 = 6.73%;资本回酬 = -6.24%
稳定成长股 - 资金 = 41.74%;资本回酬 = -4.89%
快速成长股 - 资金 = 51.53%;资本回酬 = 11.50%

对比去年的投入资本和总股息,上半年的股票资金提高21.22%,不过股息收入却已经增加了26.27%,今年收到RM1,500的股息目标应该不成问题😊

近期的买卖操作就是上一回写的5月的交易记录,因此这里就不再重述了。随着美中已经同意继续贸易谈判进而激励今天的全球股市市场包括大马上涨,短期之内相信股市走势还是会继续上升的。

目前组合当中的10档股票仅有Cypark、Dialog和Inari是账面盈利,想要进一步提高投资绩效除非其余7档的股价在下半年突然暴涨才能提供我套利和买进的机会,不然我也只能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了。

平心而论,这个组合至今的投资表现良好,我还有什么好担心呢?嗯,也许我要担心的是企业的基本面变质了,又或许是我早前我所做的买卖决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被证实是错误的,而我需要作怎样的补救和修正。不过在我再次看过和研究现有10档股票的基本面后,我确定他们在各个行业都有竞争优势,未来业绩和股价都有潜在的上升空间,股息率依旧可观,我就放下一大半心了,至少在今晚,我可以安心地睡。

各位,晚安好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