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6, 2019

Homeriz | AGM游记 (23.1.2019)

星期三带我妈妈一起去了Homeriz在麻坡的股东大会,股东出席人数稀少因此场面冷清,以下是股东询问管理层的一些重点:
  1. 公司的外劳主要来自尼泊尔、缅甸和孟加拉,目前他们正处理外劳引进以加强人手
  2. 公司正积极添购自动化机械以提升生产效率和减少倚重人力
  3. 管理层预计今年的资本开销和去年一样为1000万以添购新机械
  4. 目前公司的产能使用率为80%,有足够产能来应付更多顾客订单
  5. 公司产品的最大成本并非橡胶木而是皮革
  6. 公司的销售和采购分别有97%和60%是以美元计算,因此管理层采取对冲策略以降低外汇风险
  7. 去年12月刚成立的两间新子公司 - Homeours Sdn Bhd和Home Newcastle Sdn Bhd会是公司未来计划的一部分 (管理层没有进一步透露详情)
  8. 管理层表示公司积极参与国内外的家具展览以推销公司产品和品牌,如接下来的三月会出现在吉隆坡和中国广州的展览活动
  9. 截至FY2018为止公司手握6490万现金,管理层表示倾向保留资金以作日后发展 (暗示不排除企业并购的可能性)
总结:
公司并没有给手礼,有点小失望。管理层精于营运,不过显然不擅长应对像AGM这样的正式场合,大概也是他们很少与分析员会面的原因吧。

Friday, January 25, 2019

季报分析 | Gadang 2Q19业绩探讨

Gadang的FY19次季业绩算是及格,营业额按年比较虽然上涨18.0%至1亿6852万,不过净利却下挫40.0%至1703万;按季比较营业额和净利则分别增加30.5%和2.9%。累积首半年,虽然营收按年增加14.7%至2亿9766万,不过净利下跌28.1%至3357万,管理层表示这是因为去年同期认账已完成基建项目的最终变更单。

细看各部门的首半年表现,建筑业务的税前盈利下跌51.6%至2303万,产业业务的税前盈利上涨19.6%至2281万,公共设施业务就猛涨255.0%至336万,因此接下来建筑业务的表现对企业整体获利能力相当重要,尤其管理层也透露建筑材料持续上涨和劳工成本增加将侵蚀建筑业务的赚幅。对比去年同期,建筑业务的税前盈利率就已经从26.1%跌至今年首六个月的12.0%。管理层也强调企业会继续执行成本管理的措施以保住赚幅,同时截至次季为止Gadang的未完成建筑订单依然还有14亿3000万。展望未来,Gadang预期经济前景严峻,因此已采取积极步骤以取得填补订单和增加产业销售。

Gadang在去年的股东常年大会提及企业参与了东马基建工程的投标包括沙巴泛婆罗州大道的四个项目和沙巴MARA科学学院。建筑业务经理邱节杰预计东马有巨大潜力,因为砂州政府推出的2019年财算案创下119亿1400万记录,其中约90亿就用于发展支出,因此Gadang放眼瞄准当地基建设备市场以攫取更多建筑合约。首席执行员郭佩灵也表示目前他们正在竞标的合约总值为20亿,而政府也有意增建新医院,以Gadang过去建造医院的经验,他们有望从中争取相关合约。管理层也认为政府将会在今年下半年释出更多建筑项目,因为基建领域可带动周边甚多行业,近期政府决定与中国承包商中止合约、有意把东海岸铁路计划交给本地建筑商就是很好的例子。另外,去年12月中本地建筑商Prtasco宣布其新街场-淡江高架大道 (SUKE) 合约遭到撤销,而Gadang曾在2016年之前投标此项工程可惜失败,不知这次他们是否有意再次竞标呢?

参考过往记录 (FY2014至FY2018) ,Gadang下半年的盈利均比上半年出色,不知今年是否也会一样?不过若要追平上个财政年的净利 (9691万) ,接下来的两个季度就必须交出平均至少3167万净利,而Gadang至今最好的季度表现是在4Q16取得了3050万净利。以此推算Gadang的FY2019成绩欲超越上个财政年有难度,如上面所提及的建筑业务之表现如何将是关键性的。

Friday, January 18, 2019

法国禁用棕油的原因

法国和挪威国民议会在去年12月底议决,禁止使用棕油作为生物柴油,因其与森林砍伐及环境破环有关。我国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对此决定表示这是毫无根据和毫无道理的举动,更可能破坏包括马来西亚等棕油生产国数百万人的生计。她认为欧洲国家通过现有生物燃料和燃料立法的修正案,不承认棕油生物燃料是绿色燃料,最终排除棕油作为可再生能源组合一部分的使用和进口,不但具有歧视性和不公平性,更影响了双边贸易。那么实情到底是怎样呢?

早在去年年中的时候数千法国农业生产者就发起抗议集会包围18个炼油厂及燃料库,抗议政府允许道达尔集团进口棕油的决定。此事件关系到两大问题,一是进口棕油对法国生物油原材料生产者利益的影响,二是棕油开发本身带来的环境问题。

法国政府允许道达尔集团旗下的麦德生物燃料提炼厂每年进口30万吨棕油的决定意味着棕油在法国生物油提炼中比例提升,棕油进口量加大这就引发了法国其他生物燃料原材料生产者、尤其是菜籽生产者的不安。以油籽加工为主的法国农工业集团就一直呼吁欧洲限制棕油进口,按照该集团的数据,棕油在生物燃料提炼中所占的比例近年来持续提升,从2010年到2014年期间这一比例几乎增长了六倍,而菜籽油所占比例则从原来63%下降到52%。地球之友和绿色和平组织在去年4月发行的一份文件显示,麦德生物燃料提炼厂计划将使法国的棕油进口提高近64%。

棕油进口提高导致其他原材料的需求有可能会相应减少尤其是菜籽油首当其冲。根据相关数据,2010年至2015年间法国平均每年生产大约500万吨菜籽,由此提炼出的180万吨菜籽油大部分用于燃料生产。倘若麦德生物燃料提炼厂按计划进行,法国农民菜籽种植面积将缩减40万公顷。尽管麦德提炼厂保证每年进口的30万吨棕油不足该厂原材料需求之50%,该厂还需要包括5万吨法国菜籽油在内的其他植物油原材料,但这不足以安抚农民的担忧。

农业生产者抗议棕油进口计划的行动也得到环保组织的支持,因为尽管生物燃料符合减少化石能源、保护环境的要求,但棕油多年来也因为其对环境的破坏而引发争议。棕油虽然有价格低廉、运输方便等优点,但其大面积开发带来的也对森林、尤其是东南亚地区森林的大面积破坏,不仅影响森林生态平衡比如大猩猩的生存环境受到破坏,而且生产棕油也在当地造成严重的空气污染。一些非政府组织还注意到,棕油开发过程也伴随着许多违反人权的现象,连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拿督雷京并不否认我国确实有人做非法伐木活动,当局也正针对这些不法分子进行逮捕。法国农业生产者也认为,不仅棕油进口有可能威胁他们的菜籽生产,而且进口棕油不需要依据法国生产者必须遵守的环境标准。

另一方面,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气候变化高度关注,他鼓励民众购买电动车等更有利于环境的交通工具,并宣布2019年提高燃料税计划以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并为可再生能源投资提供资金研究。然而这一过程中,国际油价上涨但是法国人民的购买力却没相应提升,而法国政府却同时调高汽油和柴油税,并且计划在2019年再进一步加税使得柴油价格与汽油一样昂贵。适逢棕油价格在这段时间下跌,或许会导致更多的棕油进口以降低生物燃油的提炼成本,这也让马克龙受到百姓和农民对于其油价政策的民怨冲击,并进一步在去年11月爆发了黄背心运动。在种种压力之下也导致法国政府决定暂停调涨燃料税,并在2020年之前把棕油从生物燃料生产项目中剔除。

我国政府对此作出的反应是首相敦马哈迪将会致函给马克龙就法国停用大马棕油,表达大马的立场。外交部长拿督赛富丁表示,由于法国受到误导包括错误地将棕油种植等同于森林砍伐,结果法国政府决定把棕油视为常规燃油而非绿色燃油。他也认为法国的做法已造成棕油价格出现30%至40%的涨幅,间接造成欧洲人民转而选用芥花籽油及其他的菜油。他也进一步解释欧盟和法国最新动向,除了不会让全球经济带来正面发展,也会导致国内65万名小园主深受其害,更不利于200万名从事与棕油界有关的人士。

与2017年之每吨2,783令吉相比,棕油去年价格下滑至每吨2,232令吉导致不少小园主和种植公司苦不堪言甚至蒙受亏损,一旦法国和欧盟真的禁止大马棕油进口,对我国经济打击更是不小。不知希盟政府除了对法国表达不满之外,可还有其他更加实在的应对之策?

Saturday, January 12, 2019

Hevea前景如何?

近期分析员开始唱好家具制造商,却对木制品制造商保持谨慎,于是我也一时兴起重新审视Hevea的业务前景会是如何。

刨花板业务
Hevea是以橡胶木残料来生产刨花板,而橡胶木就占了总成本之30%,因此橡胶木价格走势都会影响刨花板业务的赚幅。虽然目前橡胶木价格开始下跌,不过由于刨花板的需求情绪依旧疲软以及市场产能过剩,短期之内刨花板的价格将持续受压,甚至进一步走低。另外,Hevea的90%刨花板产量为输出海外,而出口至中国市场就占了将近50%。然而受到中美贸易争端的冲击,美国虽然开始转而向我国购买更多家具,不过也间接影响了Hevea出口刨花板至中国的销量,相信这是刨花板业务在最近几个季度的营业额和盈利表现不济的最主要原因。

与同行比较,Hevea的刨花板业务获利能力依然保持优势,2018财政年首九个月的税前赚幅为7.53%,对比Evergreen Fibreboard之4.17%和Mieco Chipboard之-8.76%,这是因为Hevea专注于生产高品质的刨花板以满足国外顾客需求。Hevea最新推出的无醛添加板材 (Non Added Formaldehyde Adhesive) 正是国内其他制造商没有生产这类产品的,这显示出企业致力于研发高品质产品以保持其竞争优势。

组装家具业务
管理层在次季和第三季的文告均表示人手不足课题已经获得解决,然而营业额和净利却没见获得改善。Hevea的组装家具产量有90%都是出口而其中日本市场就占了大约60%,不过由于饱受员工短缺的困扰导致产能使用率迟迟无能提升而影响业绩。

一旦新聘员工开始熟悉机械操作将有利于提高营运效率以及成本效益,此外组装家具的需求强稳,而刨花板价格下降和美元走强也有利于提升组装家具业务的赚幅。而在2017年8月竣工的新厂房也已经投入运作,因此企业有足够的产能以应付更多的客户订单。

蘑菇种植业务
目前蘑菇种植的产量为每月100吨,根据执行董事熊豪俊在去年九月接受媒体访问时就透露现阶段产能使用率为20%,而企业的长期计划是兴建另一间厂房以把产量增加至每月270吨,虽然这项业务对Hevea的营业额贡献仅2%,不过他期望未来能够提高到10%至15%。

现在市面上的杏鲍菇都是从韩国和中国进口,因此Hevea推出的产品售价会更加便宜。此外Hevea是以现成的木屑废料来种植蘑菇,所以成本方面非常低,熊豪俊就曾表示他冀望在2018财政年能取得1000万收入和300万盈利,相等于30%赚幅。

以目前局势来看,Hevea需要克服的挑战还是相当严峻,尤其是企业并没有从中美贸易战得到明显优惠。往另一方面来想,管理层必须首先提振组装家具业务,或许能带动刨花板业务甚至整体表现,原因是2017年刨花板的营业额当中内部营销就占了7.85%。另外,蘑菇种植业务也可以提供更加稳定的长期持续性收入来降低企业在另两项业务面临业绩波动的风险。

Sunday, January 6, 2019

浅谈近期股价暴跌的Inari

上周1月3日苹果首席执行员蒂姆库克在致股东信写道,因销售表现不如预期,尤其是受到中国市场低迷的影响,因此把他们首个财政季度 (2018年10月至12月) 的营收由早前预测的890亿美元下调至840亿美元,降幅为5.6%。消息一出苹果公司股价大跌约10%,而美股也大幅下跌,道指重挫逾660点,加上美国12月ISM制造业指数创10年来最大跌幅,加重了市场对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担忧情绪。

受到这项负面消息的打击,马股科技股周四股价也遭殃,而代表科技股走势的科技指数跌幅也是全场最高,跌4.53%或1.31点至27.64点。Inari成为全场最大下跌股,一度暴跌15.64%或23仙至RM1.24全天最低水平,创下五年来最大跌幅和一年新低。

Inari是一家提供各类半导体封装服务的科技公司,核心业务是制造射频晶片 (Radio Frequency) ,贡献约50%的营业额。其主要客户包括Broadcom和Osram。Broadcom是全球最大最大无线通讯半导体公司之一,涉及苹果手机的供应链,同时也是Inari射频晶片业务的最主要客户。
根据Inari过去几年年度报告资料,Broadcom是Inari最大的单一客户,然而其百分比已经逐年降低,从2015财政年的82.7%占有率减少至2018财政年的65.7%,主要原因是Inari第二大客户Osram从2016财政年的10.9%成长至2018财政年的27.0%以分散对Broadcom的过度依赖。若简单推测,苹果营收下跌5.6%,对Inari销售或盈利的间接影响仅约为3.7% (5.6% x 65.7%) ,因此市场有可能过度抛售了。另外,苹果销量不佳的消息早在去年11月就已不绝于耳,Inari当时股价就已经回调30%之多。

实际上Inari正多元化产品组合以保持企业在行业的市场定位并朝新发展趋势前进,如智能手机的2D脸部识别和健康指标感应器以及用于电子告示牌的迷你LED会在今年中推出市场,预料将成为射频晶片和光电子业务之外新的盈利动力。此外,Inari正在积极扩充产能,耗资6000万成本在巴都加湾兴建64万平方英尺生产面积、有三座区块的P34工厂,其中24万平方英尺面积的首座区块已于去年底竣工,并主要生产其第二大客户Osram的新LED产品,而剩余区块将在2019年底完毕,目前正在物色潜在客户以减低其客户集中度风险。

Inari也在去年底完成了在菲律宾的业务整合,即将马尼拉的Paranaque营运转移至在Clark Field的新工厂 (CK2) 。这次整合行动可以为企业节约成本和提升生产率,而CK2位置就落在Clark Freeport Zone,因此企业有望争取税收奖掖。

苹果下调财报预测导致大多投资人都看淡Inari前景,主要是认为Inari的业务与盈利高度依赖Broadcom。然而,投资人对此可能作出错误解译,与其说Inari依仗Broadcom订单来维持业务,倒不如说Broadcom更换新供应商的成本太高,Broadcom向Inari下的订单逐年增加就是一大明证。管理层其实对此也早已警惕,因此多年来都在积极多元化产品组合和寻找新客户。管理层也强调,多年以来企业一直不懈努力以提升现有技术能力和机械设备以保持企业的竞争力和市场占有率,这才换取过去五年盈利年复增长率高达44.5%的优异表现!

Friday, January 4, 2019

季报分析 | JayCorp 1Q19业绩探讨

JayCorp的2019财政年首季业绩表现不俗,首先营业额创造历史新高,按年比较上扬13.0%至9235万,而净利也增加9.1%至635万;按季比较营业额和净利也分别上升20.4%和36.6%。家具制造业务对JayCorp的收入贡献最大 (67.0%) ,管理层也表示整体销售提高主要得益于亚洲市场对家具的需求上扬,不过家具制造业务的税前盈利对比前期就减少11.9%至486万,原因是外劳人头税必须由雇主承担的新政策导致劳动成本上涨。至于其他部门方面,瓦楞纸包装业务和树胶木加工业务的表现一如以往稳健,分别贡献118万和70万的税前盈利,倒是再生能源和建筑这两项业务却是亮点。

再生能源业务的生物质厂房经过去年一段长时间维修以提升营运效率后,这一季终于重新投入营运并贡献了250万收入以及38万税前盈利。再生能源的税前盈利率高达15.0%,换句话说这项业务成本低且利润高,对企业来说是项稳定的经常性收入,若表现正常,本年度贡献1000万营业额应该不成问题。另外,建筑业务在本季也贡献274万收入和176万税前盈利,主要得益于两项建筑合约 (沙巴店屋和沙巴大学展览馆) 的进度付款良好以及一项新合约的管理费收入。管理层表示这两项建筑合约预计在本年度就能竣工,接下来会尽力争取更多的工程订单。而JayCorp在这一方面也占尽天时地利两大优势。第一,目前西马基建已经放缓可是东马建筑领域依旧蓬勃。第二,西马基建公司欲取得东马建筑订单,就需与东马基建公司合资联营,而东马基建公司必须持有最低70%股权。至于最后一个元素 - 人和,就要看JayCorp主席Tan Sri Abdul Majid Khan是否能发挥他在当地强大的人脉关系来赢取新的基建合约。

去年12月底JayCorp就向马交易所报备其马六甲一间厂房失火,一条生产线、其他机械以及一些未完成产品都遭到损害,所幸所有资产和未完成产品都已投保,预计此次意外损失不会超过100万,对企业业务应该影响甚微。

展望今年,管理层认为美中贸易争端可以让企业从中得利出口更多家具至美国市场,不过成本高涨和劳工短缺却是当前家具制造业务最大的挑战。翻阅其2018年度财报,JayCorp出口至北美市场为6094万,比前期下降了29.5%。不过其最大单一客户 (估计是Walmart) 的销量为4684万,比起前期增加19.3%,证明美国零售市场依然还是成长。另外,管理层在文告里也提及家具制造业务的营业额对比上一季增加主要因为是北美市场的需求上扬,也许表示企业已经开始从美中贸易战受惠。

依据2018年度财报披露的市场细分资料,大马是JayCorp营业额贡献最大的市场 (47.9%) ,第二是其他亚洲市场如中国和日本 (25.1%) ,第三才是北美市场 (20.3%) 。以过去五年营业额年复增长率 (CAGR) 计算的话, 大马和其他亚洲市场分别取得7.1%和18.8%,然而北美市场成长缓慢仅仅取得2.6%而已。如果JayCorp把握住此次新商机,说不定能大幅度提高家具出口销量。另外,橡胶木价格滑落以及美元走强足以抵消劳动成本持续上涨的压力而保住赚幅,因此我乐观看待JayCorp的家具制造业务在今年的盈利应该会比去年更好,加上建筑业务开始作出积极贡献,2019年也许会是JayCorp交出最佳财务表现的一年。

Thursday, January 3, 2019

季报分析 | GKent 3Q19业绩探讨

GKent的第三季成绩不如前期,营业额按年下跌18.5%至1亿355万,净利也滑落28.3%至2055万;按季比较营业额和净利各自减少了8.3%和16.4%。另外,今年首九个月的营业额和净利比起前期也分别下跌28.8%至3亿1625万和8.1%至6667万。与次季的说法一样,管理层表示盈利下跌主要是受到轻快铁第三干线 (LRT3) 重新谈判的拖累。值得庆幸的是,GKent与MRCB组成的联营公司在11月初获得国家基建公司 (Prasarana) 的最新意向书,LRT3工程的合约总值最终定在118亿6000万,项目执行模式也从项目交付伙伴 (PDP) 改为固定价格合同 (Fixed Price Contract) 。除非合同获得批准延长,这项工程会在2024年2月28日完成。管理层在文告里也进一步解释LRT3工程预料会在2019下半年恢复施工并作出积极贡献。

有意思的是,GKent在新闻稿却透露更为明确的未来盈利增长指引。管理层在新闻稿里表示水表业务的订单继续保持强劲,最近企业就连续第四度赢取新加坡公共服务局的合同,从今年2月开始长达半年为该局供应11万个水表。若按照GKent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向交易所报备有关新加坡公共服务局的合同价值来推算,预计这项新合同能为GKent贡献大约4800万的收入。第二个利好是自动抄表 (Automated Meter Reading) 目前在几个州属处于前导测试阶段,预定今年就能做出商业用途。而GKent也正在竞标全国水表更换计划,预料能催化水表相关业务的国内销售。至于建筑业务,GKent也将利用本身铁路系统专业的优势寻求更多区域机会,以及与国际铁路专业公司通过联营伙伴或者战略联盟的方式以进行跨国合作来攫取工程订单。

综合以上资料可以得知,GKent在2020财政年的业绩会比2019财政年进步,主要得益于LRT3工程将在2019下半年重新作出贡献、赢取新加坡公共服务局供应水表合同以及自动抄表预计今年推出市场。不过分析员却并不买账,认为GKent多项业务下滑和未来订单补货预计减少而看淡企业前景。但不得不忽视的是,GKent在今年首九个月的税前盈利率已经从前期之26.0%提高至28.5%,而第三季的税前盈利率就高达33.5%,在这三年之内仅比4Q18的37.9%逊色。因此有理由相信,以目前GKent在控制盈利率的出色能力,若销售得以保证持续增长,有望带动企业的未来盈利表现。

Wednesday, January 2, 2019

2018年第三组合检讨

2018年第三组合全年表现比起2017年退步很多,投资回酬从前年的26.63%跌至-33.30%

油气股 - 投入资金 = 24.51%;资本回酬 = 8.95%
高息股 - 投入资金 = 14.34%;资本回酬 = -31.36%
成长股 - 投入资金 = 61.16%;资本回酬 = -50.53%
现有十支股票组合 = 100%,总资本回酬 = -33.30%

组合当中除了Dialog之外其他股项都是账面亏损。原本VS也贡献不错的账面盈利,不过其12月份公布的业绩报告有欠理想导致股价急速下跌,全年就下跌了69.71%之高!我有点感到后悔的是未能及时在其业绩出炉之前把VS的部分股票卖掉来锁定盈利,因为我犯下了错误想起之前其股价在RM2和RM3之间我都没有卖掉,为什么现在要卖掉呢?而且我也想等其最新成绩公布了再作决定,结果现在我也无能为力只好选择继续持股。无可否认的是VS的基本面也相当优秀,其生意模式和竞争力在行内也是首屈一指的。

对比2017年,2018年组合交易操作包括卖掉WTK和VS-WA,出售Dialog的部分股票以及买进Luxchem、Ewint、Gadang和Inari四项新股。全年净投入资金微涨1.84%,不过股息收入却下降了14.88%。我相信经过去年11月份的调整组合之后,2019年的预计股息高于去年应不成问题。另外,套利部分Dialog也成功把过去几年累积下来的资本亏损从双位数巴仙减低至单位数巴仙,因此得以换得新的资金来继续投资股票。

接下来有可能的动作是如果价格合理的话,我会继续出售Dialog剩余的股票,因为我觉得其未来盈利增长已经反映在股价上面,而且我也看淡未来国际油价走势,原油产量增加只会进一步抑制油价上升的可能性。虽然Dialog的业务涉足上中下游,但是国际油价走低却也意味着有更多的企业可以从中收益,而我的想法就是在市场中寻找这些股价被低估的好企业,例如Luxchem和LCTitan都是潜在的受益者。

我的姐姐可以提供的资金有限,因此对于这组合我的策略和操作就与另两组完全不同,我需要把部分的账面盈利转换为新的资金。2018年这项组合的股息率仅为1.91%,比起2017年的2.29%还要更低呢,因此继续提升这支组合股息率成为我今年最重要的任务。

Tuesday, January 1, 2019

2018年第二组合检讨

2018年的第二组合的投资绩效很不理想,账面亏损就高达-30.28%

家私股 - 投入资金 = 41.71%;资本回酬 = -37.85%
高息股 - 投入资金 = 15.59%;资本回酬 = -36.02%
成长股 - 投入资金 = 42.70%;资本回酬 = -22.29%
现有八支股票组合 = 100%;总资本回酬 = -30.28%

去年初定下三个目标也没法完成,本来期望组合的股息率最低6%,结果仅取得3.69%,12%年回酬率也达不到,更不用说冀望打败大市了。以下是2018年做的几笔交易来重新检讨自己是否犯下失误。

一月份我分别加码Hevea和JayCorp两支家私股,由于其盈利表现都不如前期导致全年股价分别下挫48%和41%之多。三月份买进新股Wong,原因是觉得这支小型股有未来盈利增长的潜能,其基本面已经获得改善,FY2018的盈利表现也比上一财政年进步,加上接下来会派发4送1红股以回馈股东,我会继续持有以作日后决定。五月份全国大选之后我套现Luxchem并陆续分批买进新股GKent,不过由于受到建筑未来前景黯淡导致股价受到重压。

对于新的一年,我暂时没有调整股票组合的念头。若有足够资金的话或许我会考虑逢低加码。现在马股情绪不利,不趁这个时机累积股票的话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继续提高组合股息率会是我最大的考量,不过还是最希望可以先看到组合表现转亏为盈,但是这取决于企业的获利表现是否符合投资人预期?

2018年对很多投资人来说是相当难熬的一年,希望在2019年的股市能重拾动力,也期望企业能克服诸多挑战和困难交出合格的营运业绩。

祝大家新的一年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