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8, 2019

Gadang的最新动向

沉寂多时的Gadang最近成为股市焦点,首先在4月16日宣布其独资子公司Gadang Engineering获得敦拉萨城市私人有限公司 (TRX City) 颁发价值3852万令吉合约,建造一座衔接敦拉萨国际交易中心 (TRX) 南端与北端的分层大桥。文告指出,该分层大桥项目将包括一座交通行驶通路、人行道以及用作安装公用设施的封闭式通道。这项工程将从今年7月1日动工,预计于2020年第三季度完成。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是Gadang获得TRX City颁发的第三项工程合约了,之前分别是Gadang与中国中铁 (CREC) 旗下CRFG大马公司设立的联营公司获得颁发3亿2790万合约、负责吉隆坡敦拉萨路的升级工程,以及Gadang Engineering承建TRX公用区基本设施的基础工程、价值8609万令吉合约。连续获颁工程证明Gadang与TRX City合作愉快,绝对有利于Gadang继续涉及在不久前政府刚宣布重启的大马城计划,因为TRX City正是TRX和大马城计划的持有人与发展商。

跟着在4月18日,Gadang与DWL发文告表示,双方将合组财团以联手竞标基础设施项目,如果成功夺标,将共同执行基建工程,合作协议为期12个月。Gadang在该财团占70%股权,其余30%则由DWL持有。由于某报章报道Gadang-DWL财团已提交标书,竞标刚刚重启的东铁计划,合约价值据说高达50亿令吉,这则消息刺激Gadang和DWL的股价上涨不少,逼使两家公司不得不在4月22日傍晚发文告澄清指出,目前他们尚未就东铁计划提交任何的正式竞标书。虽然如此,两者携手合作就已经让人留下不少遐想空间,尤其是Gadang在4月26日再次发文告公布,收购DWL的2000万股票或10%股权,相等于1800万令吉或每股90仙,并崛起为DWL第二大股东。Gadang表示,这项收购行动主要是加强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恰巧的是DWL也才刚刚聘请前捷运机构 (MRT Corp) 总执行长拿督斯里沙里尔为公司的董事经理,并相信沙里尔可带领公司在基建领域有一番作为。

令我感到比较好奇的是,本地有这么多优质的发展商,为什么Gadang却偏偏选择和连年营运亏损的DWL联手合作呢?若推测没错的话,DWL是一家土著企业,加上以沙里尔的专业能力和经验,可以加强Gadang-DWL财团在投标基建工程的胜算。

由于建筑领域前景趋向正面,Gadang的股价已经从上周五闭市的71.5仙偷步上扬至前天挂收的84.5仙,涨幅为18%。虽然如此,Gadang在最新季度的业绩表现平平,对比去年同期虽然营收增加34%,不过盈利却猛挫47%至1330万令吉,主要是建筑和产业两大业务赚幅萎缩所致。目前Gadang的建筑业务持有订单达13亿令吉,足以支撑未来两年的营业额展望;而产业业务的未进账销售则有9310万令吉。随着东铁计划和大马城重启,加上沙巴泛婆州大道和东马预算案基建项目有待颁发,因此Gadang备受看好有能力赢取部分基建合约。

Thursday, April 25, 2019

重启大马城

早前看到一则新闻是说即使政府已经重启东铁计划,有分析员还是悲观地认为这不足以令步伐蹒跚的本地建筑领域复苏。因为自从希盟政府执政后,至少有3580亿令吉的基建工程被缩小、延后甚至是取消,以便解决政府的负债压力。因此,分析员认为重启造价被削减至440亿令吉的东铁计划对于已深受冲击的建筑领域来说堪称杯水车薪。

然而就在政府宣布东铁复工后不久,首相敦马哈迪出乎意料的在4月19日宣布大马城计划复工。他指出,这项计划将作出更改,包括增加使用本地建材以刺激我国经济成长和增加就业工作机会。另外,这项计划也包括兴建人民公园、可负担房屋从5000间增至1万个单位,以及提高本地土著参与率。他也表示,由依海控股 (IWH) 和中国中铁 (CREC) 组成的联营公司将再次承包有关计划。政府乐见IWH-CREC财团在原有的7亿4100万令吉押金上,支付5亿令吉的预付款项,其余押金将在政府正式重启有关计划后的60天内付清。

敦马提到,大马城计划将为大马经济带来重大影响,并将成为国际枢纽,以进一步吸引全球金融、技术和创业公司。他预测,大马城项目将达到1400亿令吉的发展总值,并将吸引主要的国际金融机构、跨国公司和世界500强企业 (Fortune Global 500) 在大马城设立区部总部;而科技巨头公司如阿里巴巴计划也表达兴趣,在大马城建立他们的资讯和通讯工艺中心。

敦马指出,大马城计划将成为城市规划的先行者 (trailblazer) ,是公共交通导向发展模式的规划,并将优化住宅、商业和休闲空间的数量,通过促进和鼓励使用公交的方式,打造一个绿色的环境。

敦马续称,就像东海岸铁路计划一样,大马城计划也应被视为联系和巩固马中双边长期关系的大前提,同时确保这样的计划能为国家经济添加最大的价值。他认为,这两项计划将为一带一路倡议作出显著贡献,而大马冀望能利用这个价值链达到成倍的效果。

大马城是一项庞大的综合性发展计划,地点位于吉隆坡新街场的旧空军基地,面积达486英亩,土地估值123亿5000万令吉,开发期限预计15至20年。该项目以加拿大蒙特利尔地下城 (Montreal Underground City) 为设计蓝本,计划打造集商业、金融、文化、旅游、高级住宅功能于一身的国际经济中心,亦是全球第2大规模同类型项目,有望吸引约80万人口。

该项目地点亦设有隆新高铁的吉隆坡终站、衔接电动火车 (KTM) 、机场快铁 (ERL) 、第二及第三捷运 (MRT) ,建成后可成吉隆坡公共交通枢纽。

财政部在2017年5月突然宣布,以74亿令吉售价出售大马城的60%股权予IWH-CREC财团交易告吹,在未有新的承包商接手的情况下,大马城计划也暂缓。

随着政府重启大马城项目,分析员纷纷改变看法,认为建筑业最坏时期已过。按照他们计算,大马城发展总值约1400亿令吉,若建筑成本为50%,预料潜在建筑工程合约高达700亿令吉,从而进一步刺激整体建筑活动,也为建筑相关领域带来正面连锁效益。此外,分析员认同大马城复工是隆新高铁最终在2020年5月重启的先兆。政府在月初为遭搁置的隆新高铁计划公开招标委任技术咨询顾问,就已经让市场重燃希望。虽然敦马已经表示大马暂时不需要兴建高铁、尤其仅是衔接新加坡和吉隆坡的高铁计划。不过随着东铁和大马城项目都宣布复工,或许市场和分析员开始憧憬隆新高铁会在未来某个时间点重启也说不定?

Saturday, April 20, 2019

东铁复工

4月12日,大马和中国成功签署补充协议,重启东铁计划,维持双轨铁道,建设成本从原有的655亿令吉降至440亿令吉,减少高达215亿令吉或32.8%。这项补充协议涵盖了东海岸铁路的工程、采购、工程设计及采购与建筑合约,这是相关公司和马中两国政府经过数月谈判后实现的成果。希盟内阁都很高兴的认为,成本缩减肯定会使大马收益,并减轻大马财务状况的负担。但是不久前国防部长末沙布却打脸的说,尽管大马政府成功削减东铁成本,但并未对国家财务省下多少钱,因政府已拨出240亿令吉来拯救朝圣基金局 (Tabung Haji) 以及联邦土地发展局 (Felda) 。

东铁计划的路线从原本的688公里缩短48公里至640公里,成本也将从每公里9550万令吉减至每公里6870万令吉。重启的东铁计划也会进行路线调整,不再经过鹅嘜和文冬,并将从吉兰丹的哥达峇鲁一直到雪兰莪巴生港口,途径文德甲、日叻务、万宜或加影和布城,从原有的贯穿4州共23个车站改为现在的贯穿5州共设20个车站,以让更多州属取得经济效益。新的南部路线还将提供从关丹港口到巴生港口的直接陆路连接,作为两港之间的陆桥 (land bridge) ,缩短两个港口之间的运送时间约30小时。重划的新路线也将绕开世界上最长的纯石英堤、位于雪州吉冷结石英岩山脊 (Klang Gates Quartz Ridge) ,证明希盟政府优先捍卫文化、遗产和环境因素。

政府决定更改东铁路线的原因,主要是考虑到文冬隧道建设成本昂贵,加上东铁计划将影响到巴生吉冷结石英岩山脊的申遗计划。原本计划的17公里长的文冬隧道占整个东铁工程的10%成本或80亿令吉,由于必须兴建两个隧道,导致建筑费用提高。另外,雪州政府强烈反对东铁计划,因为从鹅嘜至巴生港口的铁路将影响到巴生吉冷结石英岩山脊的申遗计划。经过马中协商后,最终决定弃建文冬隧道。根据修改后的路线,从巴生港口出发衔接到彭亨州文德甲之前,先南下进入森美兰州日叻务,以绕过蒂蒂旺莎山脉进而不用挖掘隧道,从中节约大笔成本。

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政府不同意依据工作时间表来付款,但会根据工程进度来付款。对此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CCCC) 已同意退还大马已预付的31亿令吉的工程付款予我国,10亿令吉会在本月12日起的一个月内退还。余额将在由于北部路线工程中止、暂停和取消后,扣除经核实的索赔后3个月内结算。

CCCC已同意与大马衔接铁道公司 (MRL) 通过即将成立的合资公司参与东铁的管理、运营和维修 (MRO) ,双方各占50%股权。CCCC将在项目完成后提供技术支援,并分担操作风险以减轻大马的财政负担,在这之前的协议,大马将全面承担运营和维修所有费用。MRL的首席执行员拿督斯里达维斯也进一步澄清,大马会全权拥有东铁资产,如果项目有盈利,MRL将占80%盈利分红,若有亏损则由双方各自承担一半亏损。这项谈判决定对我国有利,联想到国家基建公司 (Prasarana) 在轻快铁的平庸表现,东铁让CCCC参与是有必要的,大马可以利用CCCC在运营和维修的专业知识,从而提高项目的长期可行性。负责处理东铁谈判的大马特使敦达因就说,通过让CCCC承担首20年的一半营运成本,我国可以节省约40亿令吉。

大马政府仍是以100%贷款方式来进行东铁工程,贷款利息按照原定合约即3.25%,目前我国与中国相关单位还在洽询其他细节,包括延长期限,但可以肯定的是,利息部分将会比原有的减少。敦达因认为,东铁的造价有可能再缩减85亿令吉,因大马要求降低贷款金额,以及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要求优惠和扩大还款期限。

东铁计划预计最快在5月复工,最新的竣工日期由之前的2024年6月30日,展延至2026年12月31日。

敦达因指出,根据东铁计划新的附加协议,本地承包商的参与率将从之前的30%提高至40%  (176亿令吉) 。虽然价值176亿令吉的合约相当显著,本地公司如何受惠仍胥视工程结构如多少个配套和每个配套规模而定。东铁重启有望让本地建筑股受惠,大力提升国内建筑领域自去年大选后陷入低迷的情绪。惟随着东铁项目大砍成本和工程规模缩减,竞标激烈将挤压赚幅,如较早前Kimlun就透露了对东铁计划的复工并没多大兴趣,因公司在去年大选之前就收到各项预制混凝土产品的报价并不理想。

敦达因认为,东铁将会惠及经济和旅游业,同时在东铁途径的站点带来商业和工作机会。东铁的主要收益主要来自货物运输,因为东铁衔接巴生港口和关丹港口,将会大大减少两边的货物运送时间从而显著增加货运交易。他说,由于东铁是通勤时间较短和较可靠的交通工具,因此货运量将占东铁收入的70%左右,客运量为30%。相较长途的海航行程,东铁在两个港口之间提供更快的货物转运的替代方案。

敦马坦言,基于取消东铁计划就需要付210亿令吉的赔偿给中国,大马政府只能与中国通过多番洽商和重新审视不平等条约以达成更加公平的协议,并优先考虑大马人的需求。相比前朝原有合约,这次东铁谈判结果在造价和成本结构方面更加合理,协议细节也更加符合我国利益,如上面提及的依据工程进度付款、马中联营东铁管理、绕开国家文化遗产、40%工程保留给本地承包商等等。

中国这次肯作出重大让步,应该归功于敦马和以敦达因为首的谈判团队非凡的灵活外交手腕,既把中国拉回谈判桌上重新洽商,也积极保持两国良好关系。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国终于说服中国将东铁项目大幅度降价避免加重我国财务状况,而中国也可以保住东铁这个一带一路的核心项目,双方都皆大欢喜。就算首相办公室发出的首个文告误置Republic of China (台湾) 而不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中国) ,但也无损我国在这次东铁谈判取得的重大胜利。

Saturday, April 13, 2019

检讨资本配置

自从恢复上班后就一直在忙碌工作,白天几乎没时间追股票。还好这个月不是财报旺季,晚上回到家还可以慢慢看回当天新闻。这几天有空闲,就开始检讨我过去3年的净资产,尤其重点在于资产配置以及回酬表现。

首先我把资产分档,依序为:股票投资、银行定存、保险、信托基金、黄金和现金六个类别。接着,我要知道我的净资产成长了多少。对比2015年底,过去3年净资产增加了212.48%,等于年复成长率高达46.20%,主要原因是2015年我开始谨慎理财并减少不必要的消费,因此储蓄自然而然增长了。当中,股票投资的百分比就从2015年的3.35%暴涨至2018年的81.03%。现金方面则反而下降,从2015年的1.88%跌至2018年的1.76%。现金不足也导致我错过买入的良好时机,如去年股市低迷之时我根本拿不出钱来趁低加码以拉低持股成本,这是我需要自我反省的一点。另外,大盘上升的时候我没有相应套现股票,因此在后来大盘下跌的时候股票被紧紧套牢,这无关股票基本面是否变了质,而是问题出在当时候的我并没有足够重视资产配置是否妥当。

总回酬过去3年就增加了92.27%,相等于年复成长率为24.35%,表现就比净资产逊色。换算回酬率的话,2015年至2018年分别是7.24%、5.32%、1.26%和4.45%。2015年的回酬率最高因为大部分资金都放在银行定存赚利息因此是几乎没有风险。2017年表现最差,主要是在那年12月卖掉Tek Seng亏大钱。另外,我放在纽西兰银行的定存因为兑换率不好而蒙受外汇损失,拉低了整体收益。

回到原题,我开始上班后接下来每个月就会收到固定薪资,那存下来的钱要怎样运用才能把盈利最大化呢?我的计划是在3年之内买房换车和筹足结婚的钱,这就表示我不能动用太多资金来继续投资股票了。我不会太想动用公积金的钱来购买房屋,除非我的净资产回酬率还高过公积金的派息率。反过来想,即使我以后把存下来的钱都全部投资在股票,我也未必就能在短期之内赚钱,因为就算我买对了股票但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价值放映在股价上面。不过,我还是会慢慢累积现金,耐心等待正确的时间才考虑少量买进。

我大约算过了,如果我组合中的全部15档股项的盈利和股息每年都有在成长 (前提是基本面没变以支撑当前股价) ,假设派息率保持不变,这3到4年的时间共收到的股息就足够抵消目前组合的亏损。即使三年后的今天是熊市,我已经有足够的资金来捞取廉宜好股;如果是牛市的话,我相信到时候我的股票组合都应该开始转亏为盈,我可以逐步套现股票远离股市并把资金转移至风险相对更低的固定收入。而就算这三年股市趋势平淡无奇,持续收取的股息也是一种收获。

Sunday, April 7, 2019

2019年首季第三组合检讨

今年首季第三组合的投资回酬就已经达到10.55%,表现很不错。

按照股票类型来分组别,应该能更好地审视个别类型的投资绩效如何:

资产股 - 资金 = 15.12%;资本回酬 = 18.13%
稳定成长股 - 资金 = 32.66%;资本回酬 = 5.97%
快速成长股 - 资金 = 52.22%;资本回酬 = 10.40%
现有10档股票 = 100%;年初至今的资本回酬 = 10.55%

然而整体而言,组合的总投资回酬仅5.54%而已,纸上盈利贡献最大是Dialog,其次为Cypark。

首季我做了几单买卖交易,先是卖掉Dialog的部分股票来趁低加码Inari,过后套现Reach的全部股数来累积Hevea股份。另外,在3月中的时候我妈割让Cypark给予我姐,因此今年首季的股票资产对比去年12月底的涨幅达13.36%。目前这个组合持股比例前三名分别是VS (19.20%) 、Cypark (14.65%) 和Hevea (12.84%) 。

如今VS的表现还是账面亏损,因此拉低了整体投资绩效。好消息是,上个月VS成功获取美国顶尖品牌公司 - Bissell颁发的家电用品生产新合约,预计会在下一财年开始作出盈利贡献。目前VS也在积极和几个潜在客户协商,其管理层也很有信心今年还会赢取多两个新客户的订单,以弥补其最大客户 (Dyson) 在下半年减少订单造成的损失与影响,长期来看VS的盈利前景还是相当乐观的。

股息获利提高也证明了我的策略是正确的。至今为止已经收到的股息达RM220.50,待领股息则有RM609.25,总共为RM829.75,全面超越2018年的RM819.94。保守估计,我希望今年可以收到大约RM1,500的股息,比去年提高大约83%左右,主要是因为我陆续买进Gadang、Inari和Hevea等这些高息股,而一旦Ewint也首次派息,那更是一大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