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7, 2020

浅谈SilTerra的竞购战

目前全球半导体业界对圆晶产能供不应求,科技订单应接不暇,主因是美国进一步制裁中国华为和中芯国际、新冠疫情意外带动消费者的电子产品支出,以及半导体销售强稳,导致圆晶厂成为各国企业关注的战略物资之一。较早前国库控股就标售独资子公司SilTerra的活动已经在7月31日截止,共有4家公司参与竞标,包括两家外资台湾富士康和德国X-FAB,以及本地上市公司DNeX(4456,主板科技组)和GPacket(0082,主板电讯媒体组)。据悉富士康是提出大约1亿2500万美元(约5亿1600万令吉)的价格领跑其它竞标者。

按照正常评估,早就想脱售亏损多年的国库控股理应接受出价最高的富士康,尤其对方还是全球最大代工集团。但是马来西亚当权者的思维不能以一贯逻辑来推断,尤其SilTerra被视为是国家重要资产之一,怎么能够轻易出售给外国企业呢?有舆论主张,国库控股身为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必须持有分配和增加土著股权在市场上的占有率。于1995年成立的SilTerra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要提升马来西亚在半导体前端供应链的价值。因此,富士康的高价全购肯定不能令部分当权者完全满意。

在此情况之下,DNeX有可能以黑马姿态胜出。消息指出,DNeX与北京盛世投资以60:40股权比例合组财团,现金出价仅为1亿3600万令吉,比GPacket提出的2亿3500万令吉还要低。不过DNeX将承担SilTerra的2亿1000万令吉银行借款,并为SilTerra注入5亿令吉的营运资金和资本开销,总投资额为8亿4600万令吉。在全球纯圆晶厂代工领域中排名第16位的SilTerra的总产能为每月可以生产4万片8英寸芯片,DNeX计划将其产能使用率从目前的50%提高至80%,保证其合作伙伴北京盛世投资将承购其芯片,并注入及时技术知识和可持续发展的新设备,以满足市场需求。值得一提的是,北京盛世投资也是中国芯片产业包括中芯国际的基金投资者之一。

虽然DNeX的报价无法胜过富士康,但是该公司拥有帮助企业转亏为盈的经验,而现有业务主要为政府和私人公司提供贸易便利和电子解决方案的生态系统,因此计划将SilTerra用作大马高科技生态系统的平台。若DNeX成功收购,SilTerra将成为大马进行软硬件发展的由土著控制的公司,凭着这一点就有可能会令某些当权者认同,毕竟对他们来说,国家利益和土著尊严比金钱来得更重要。

至少DNeX的独立董事Datuk Seri Syed Zainai也是这样认为的。他表示SilTerra也许就是唯一能够完全参与晶圆制造的本土公司。他也道破了其中关键:虽然我国为此已经耗费掉大量金钱和时间(建设一座晶圆厂估计至少要十亿美元),迄今也没看见成果,然而不论国内外电子科技领域本来就是很烧钱的行业,富士康就是看中SilTerra已经拥有现成设备与产能才来参与竞标,否则以他们的财务实力,再建一座比SilTerra更加先进的晶圆厂有何困难?当然,如果认定DNeX顺利引进中国基金和技术,就有望促进和完善国内半导体行业也未免过于一厢情愿了吧。

截止目前为止,SilTerra的竞购战仍还没最终结果。然而经历过宝腾和马航的正反例子,国库控股应该吸取足够教训与经验,进而做出最有利的决定。

注:以上只是我的粗略观点而已,特此附上另一学者的文章作为参考

Saturday, October 10, 2020

大马债市与富时罗素

大多数人一开始踏入投资理财,最先接触的都是股市领域而较少人会先涉及债市,除了因为投资最低数额门栏较高之外,债券的流动性也比股票差,一般上不会是新鲜人或者散户首选的投资工具。实际上债市规模在我国资本市场可说已经进入相当成熟的阶段,成为推动本国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根据世行发布的大马债市报告,世界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市普遍规模较小(以债市占GDP比率为准),然而大马债市相对邻国和其它体量相近的国家而言,债市发展程度却是最高的经济体之一。举2019年来说,大马债市规模为1兆5000亿令吉,近乎相当于这一年GDP(1兆5107亿令吉)的100%。

最近有一则报道指出,世界银行认为,大马债券市场的成就可以作为全球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的典范,并指清晰的政策方向、推动国际实体经济发展的目标、经济持续的成长及稳健的银行体系等,都是支撑本地债券市场发展的关键因素。

下面图表为大马股债市规模以及富时综指的过去7年纪录,从中可以看得出大马债市比起股市更加稳健成长。大马具备开放投资准则、稳定成长经济、稳健金融市场以及较高的殖利率等吸引国内外投资者购买我国债券,成功为大马的金融市场提供巨量且稳定的资金来源。





大马资本市场给人的印象就是自从2018年政府变天之后,外资不断撤走大马,如2018年和2019年外资就分别在股市抛售118亿令吉和112亿令吉。不过外资向来青睐大马债市,虽然在2018年就净卖出219亿令吉,但是却在2019年重返大马债市,净买入高达为199亿令吉,证明政局稳定和制度改革有助于吸引外资回流。

不过去年有一则重磅消息就震荡了国内的金融市场,即富时罗素在去年4月发出警告,作为全球债券市场检讨行动的一部分,或会将大马债券从全球政府公券指数 (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 WGBI) 剔除。根据资料,WGBI总共涵盖了23个国家的主权债券,其中来自亚太区域的有4个国家,即是日本、澳洲、新加坡和大马。大马自2004年被纳入WGBI后就获评为二等级,但如今可能被降级至一等级组别而失去列入WGBI的资格。与此同时,富时罗素正检讨把中国债主权券从一等级提升至二等级,待明年3月评估正式确认后,中国国债将于2021年10月被纳入指数。

目前全球约有2兆至2.5兆美元的资金是追随WGBI,大马的比重为0.39%。一旦大马遭到除名,估计外资撤走风险有可能高达为78亿美元。所幸国行自此推出一系列的解决方案,其中包括给予企业更多的对冲灵活性,因此我国分别在去年9月、今年3月和10月都获得富时罗素继续保留在观察名单。富时罗素也将在未来6个月继续与市场参与者交流洽谈,以了解国行近期为改善市场流动性和可进入性的新举措,有何实质冲击。

目前全球经济前景黯淡,新冠疫情毫无消退迹象,促使各国政府继续对金融市场注入大量资金扶盘,或采用宽松货币政策来支撑经济,这也意味着低利率环境将在一段长时间内持续下去,而大马政府债券目前殖利率比一些先进国公债较高,因此仍将吸引投资者继续持有我国债券,不过富时罗素的评估结果最终将左右外资去向,从而影响我国接下来的股债市走势。

Saturday, October 3, 2020

季报分析 | JayCorp 4Q20业绩探讨

之前分别写过了Homeriz和Liihen的最新业绩分析,现在该轮到讲解本身也持有多年的另一档家具股 - JayCorp了。 JayCorp的2020财政年末季对比去年同期有所进步,营业额按年上升8.7%至8756万令吉,净利也按年提高8.3%至506万令吉,在目前疫情冲击以及经济放缓的情况之下依然能够取得成长实属不易。

从业务数字来看,JayCorp的家具制造表现已经恢复至疫情前水平,单季营业额取得6388万令吉,主要得益于大洋洲和本地的需求上扬;税前盈利也取得852万令吉,主要是较高销售以及美元兑令吉走强。瓦楞纸包装业务和树胶加工业务也恢复正常水准,营业额分别为1587万令吉和1207万令吉,然而各自的获利表现却不一样,分别取得276万令吉税前盈利和339万令吉税前亏损,最大原因是管理层为树胶加工业务计入库存减值拨备达258万令吉。另一边厢,再生能源和建筑业务在这个季度没有太大亮点。

去年7月,JayCorp宣布与香港公司Honsoar International Ltd (HIL) 组成联营企业 (Honsoar JayCorp Cabinetry S/B) ,以期扩展业务至生产橱柜和浴室柜。JayCorp的迄今投资额为510万令吉并掌握60%拥有权,其余则由HIL持有。根据文告,JayCorp冀望借助HIL在橱柜和浴室柜的生产技术,开拓这方面的业务,同时也有助于企业多元化产品,吸引来自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新顾客。截至今年7月31日为止,JayCorp的这项联营项目全年录得274万令吉净亏,或许还需等待另外一两年才能看到投资成果。

JayCorp派息纪录一向慷慨大方,续7月30日已经派发每股3.5仙的中期股息后,管理层在这个季度也建议派发每股6.5仙的终期股息,全年派息共有10仙。如果投资人在3月底进场以RM0.74的闭市价格买进JayCorp,按此计算股息率就有高达13.5%的双位数回报了!

JayCorp的最大瓶颈就是其营业额始终无法取得真正突破,过去4年 (2016至2020财政年) 的年复合增长率仅为1.7%而已,这也抑制了企业盈利获得稳定增长的可持续性。虽然多年以来管理层执意扩展业务,从再生能源行业到建筑房产领域,然而盈利的最大贡献却还是来自于家具制造这一核心业务,因此管理层与HIL联营合作或许才是最关键的决定,趁着目前市场上对家具需求强劲的趋势,管理层能够借此机会把企业方向重新带回正确轨道,打铁趁热开发更多的北美洲顾客群以及新产品,从而有效地提振整体销售与获利能力。

Friday, October 2, 2020

第三组合9月投资纪录

第三组合在第三季度获得大幅回升,投资表现从6月份的-13.80%减少至-1.63%,最大功臣是电子代工商VS Industry,股价从6月底的RM0.97攀升至9月底的RM2.27,涨幅达到134%!其次则是木制品制造商Hevea,其股价也从6月底的RM0.38上扬至9月底的RM0.485,提高了28%。以下是股项类型的9个月投资绩效:

稳定成长股 - 资金 = 69.70%;账目亏损 = -6.24%
快速成长股 - 资金 = 21.66%;账目盈利 = 7.92%
零成本股项 - 资金 = 8.64%;账目盈利 = 2.42%

这个季度就只是完毕一单买卖交易,即以RM1.27减持Luxchem锁定部分盈利,转为以RM0.475加码EWINT。

股息收入持续增长,9个月共收到了RM1,512.75,待领股息有RM226.30,有望超越去年的收息纪录,不过要冲破RM2,000则不大可能了,原因是YTL Power在今年改为派发库存股来取代股息,此外VS Industry也在2020财政年的次季和第三季暂停派息以保留更多现金,所幸随着末季业绩表现出色,管理层因此决定派发每股0.8仙的中期股息,同时也建议每股0.8仙的终期股息,有待在股东大会上寻求批准。

短期而言,假使有出现良好时机,我会适当出售一些股份转而加持被低估的股项例如EWINT、FPI和Hevea,目前也暂时没有购买新股的想法。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回购Inari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目前其股价也很偏高了。就算没有进行任何交易的话,让目前的股票组合继续成长也是很好的举动,因为像VS Industry依然还在延续增长走势,而Luxchem、EWINT和RCECAP也有望在今年的最后一个季度获得业绩与股价双双爆发的可能性。反观倚靠政府颁发电子合约的SCICOM和DNeX基于政局依旧不稳定,或会对企业接下来的业绩和前景造成一些负面影响。

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20

2020年9月投资小结

时间过得真是快,转眼之间第三季度居然就这样结束了。马股在9月表现尚算平稳,虽然受到政治动荡和疫情恶化所拖累,然而富时综指还是成功守住1500点水平,最终以1504.82点挂收,是区域跌幅最小的股市之一。普遍认为,随着散户和投机者陆续退场,都是让马股动力消散的主因。由于接下来市场缺乏重大激励因素,因此预计进入10月份的股市会继续处于横摆形势。至于个人组合表现则持续稳中有升,年初至今的亏损收窄至-8.96%,而未实现的累积亏损则减少至-26.20%

股息方面,这个月收到了RM274.14,待领股息增加至RM2,295,主要原因是JayCorp宣布建议派发每股6.5仙的终期股息。

这个月进行了3笔交易,分别是以RM0.845、RM0.075和RM1.06增持Luxchem、EWINT-WA和JayCorp。

展望10月份,政府实施的长达半月暂缓还贷措施在9月30日正式结束,而美国选举局势日渐白热化,以及进入冬季有可能迎来新冠疫情的反扑,都是牵引股市走向的不确定因素。国外方面,中国公布了9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 (PMI) 为51.5的经济数据,创下6个月以来新高且超出市场预期。虽然中国制造总体需求有所改善,但是行业恢复并不均衡,另外全球疫情尚未得到全面有效控制,无论国内或国外仍然面临极大挑战。近期世界银行就再次将我国今年度的国内生产总值预测从-3.1%,下砍至-4.9%,是1998年金融风暴以来最低水平。更甚的是,国内政治局势动荡不安,即使沙巴州选已经落幕,然而公正党领袖安华高调宣布变天,加上闪电大选的可能性都将为经济政策带来很大变数,从而压制国内外的私人投资情绪并妨碍经济复苏的进度和力度。人民的心声和民意,对政治人物来说只不过是争权合理化的手段之一,在这样激烈斗争的政治氛围之下,我国的经济前景和财务状况实在叫人非常担忧。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20

Kimlun | 线上AGM分享 (15.9.2020)

今年因为新冠疫情和封城措施的关系导致不少的股东大会展延之外,一些企业改为线上举行也成了新常态。这天刚好有空挡,就抽出时间参与Kimlun的第一次线上会议。在股东大会正式开始后,管理层率先播放一段介绍过去十年的财务成绩单、派息纪录、企业订单和疫情影响进展报告的影片,让人留下深刻印象,尤其特别强调企业的业务策略主要有四点,分别是:
- 拥有足够订单
- 多元化顾客群
- 过去良好纪录
- 银行信贷充足

以下为董事回答股东提问的重点整理:
  1. 随着今年国行大幅度降息,企业正探讨进行贷款重组(注:截止今年6月底,企业的债务高达3亿8700万令吉)。
  2. 自政府逐步开放市场之后,目前企业的营运状况已经恢复至行动管制令前的九成水平;新加坡复原进度相对缓慢,因为所有劳工都需进行新冠病毒测试,以及必须严格遵守政府机构规定的相关复工标准作业程序。
  3. 泛婆罗州大道工程已经完成80%,支付进度良好。
  4. 接下来的12个月,企业会专注于手头上的未完成项目(注:14亿令吉建筑订单和3亿7000万令吉制造订单)。
  5. 目前人力资源依然足够,不过征聘新外劳是一大挑战,因此管理层也冀望工业化建造系统 (IBS) 能发挥更好效率以取代人力。
  6. 疫情冲击后,企业并没裁员或重组缩小业务的打算。
  7. 管理层并不认为中国业者会对他们形成重大威胁。他们在国内已经耕耘多年,与供应商和承包商都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而中国业者虽然财务雄厚,但是在本地营运并不理想,加上语言、文化和办事方式不同,导致他们交出的表现和素质欠佳。
  8. 企业的竞争优势在于过往的纪录良好和成功案例,以及拟定多元化策略包括业务(建筑、制造、房产)和顾客群。他们的主要客户包括本地上市公司,如Mah Sing、SP Setia和Sunway等等,并且也持有G7的最高等级,具备竞标大型政府项目的条件。
  9. 管理层表示假使获得新柔捷运工程 (RTS) ,就会向外界公布消息。
  10. 企业在今年1月已经完成以1424万令吉收购土地的交易,接下来也会即将完成另一单以2183万令吉收购土地的交易。
总结:
以市值来看Kimlun仅是中小型股,但是其竞争力在行业早已经赢得不少好口碑。管理层目标明确和务实作风,有能力带领企业更上一层楼。近期市场盛传Kimlun几乎肯定获得新柔捷运工程了,其实以他们的综合实力就算拿下也在意料之中。

Friday, September 11, 2020

Liihen | AGM游记 (10.9.2020)

自放宽行动管制令后首次得以亲身出席今年的第一场股东大会,还真有点兴奋。和往年一样,手礼是价值RM50的KFC礼券。不同的是,今年的董事主席换成去年刚上任的Mr. Lee Min Onn来主持大会。此老谈话幽默,成功带动大会气氛,得到股东的赞扬。以下是整理后的重点:
  1. 美中贸易持续摩擦造成外国订单转移至大马,让本地业者从中受惠。加上自6月市场重开后,企业的出货订单非常强劲,目前的积压订单长达四个月。
  2. 提及长期展望,美国依然是最重要市场,估计家私需求高达100亿美元,而Liihen出口至美国的销量才2亿美元,因此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不过管理层也强调市场竞争依然相当强烈。
  3. 管理层表示企业的美国顾客群主要是中低收入群体,因此市场需求非常稳健。
  4. 企业时刻与顾客紧密合作,致力研发以顾客和市场为导向的产品。管理层表示这些年来美国越发提高对可持续性发展的意识,导致企业减低其主要原料 - 橡胶木的比例,从之前的70%减少至30%,转而用刨花板取而代之。
  5. 企业的刨花板主要供应商为Mieco (5001, 主板工业产品服务组) ,并表示自8月过后刨花板价格已经上涨30%之多,所幸企业都能把成本转嫁给顾客,而自行承担成本的比重仅少于10%。
  6. 管理层似乎并不知晓最近政府颁发禁止进口刨花板、从2020年10月17日起生效的最新宣布,但表示因企业都是向本地业者购买,因此应该不会对他们造成影响。
  7. 管理层表示无意在越南开设新厂,因为当前越南的人力成本涨幅已经高过大马。
  8. 管理层一再强调企业要扩增的关键就是提高销量和合理的成本结构。除了原料之外,企业的人力成本和缺乏劳工也是一大挑战,尤其目前政府也禁止制造商征聘外劳。
  9. 企业会把一些订单外包给附近的次级承包商,他们把原料组装成完整的家私零件后才送回至Liihen厂房以进行最后组装和质量检查。如此一来既解决企业面临的人手问题,也提升企业完工交货的速度与效率。
  10. Liihen的生产线都是可以拆卸收起以善用厂房空间,在此情况之下反而不利于自动化营运。
  11. 由于EF Furniture S/B的现有厂房是向第三者租赁,所以管理层决定建设一间新厂以更好管理和运作。另外目前依然禁止出国,因此资本开销项目也只能暂时搁置。
  12. 执行董事蔡利成在今年6月以个人名义投资TAFI (7211, 主板消费股) ,被一名股东起身质问既然Liihen拥有充沛现金 (1亿5000万令吉) ,为何不借此机会收购这家公司,结果一众董事竟哑口无言(乌鸦飞过)。。。
大会结束后我私下询问一位董事,提及自疫情爆发后企业是否制定长期计划以应对新常态,比如电子商务或数码转型。他认为电子商务模式是多单少货,赚幅肯定不如现在的批量交货,而且产品出口至美国后当地业者也能进行网络生意,因此企业没必要更改目前的生意模式。

总结:
虽然面临疫情冲击,管理层对企业发展依然充满信心,并认为企业未来还能持续成长下去。看回过去数字,Liihen也的确没让投资人失望,加上派息大方,更是获得不少投资人的长期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