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8, 2019

一切从G3 Global说起

这几天G3炒风炽热,周五更是一度飙升到RM3.17的历史新高,最终闭市以RM2.90挂收。G3从4月份就开始备受散户热捧,尤其是在我国首相敦马哈迪官访中国期间,4月26日G3发文宣布与商汤科技 (SenseTime) 以及中国港湾工程有限公司 (CHEC) 签署谅解备忘录,未来5年在大马建立首个人工智能园,投资额高达10亿美元。这项消息导致G3股价在当天就冲到RM1.62,引来大马交易所祭出不寻常交投质询 (Unusual Market Activity, UMA) 。G3在该项目中主要负责推广、管理和执行商汤科技的产品和技术的所有开发活动;商汤科技将提供科技专业知识和相关产品等,中国港湾工程则将提供基建工程和兴建服务。根据文告,该备忘录的有效期限为24个月,可在各方同意下终止,或者会在签署正式合作协议后失效,预计该备忘录不会对企业今年的净利和净资产有任何贡献。G3的股价从4月22日的79仙到7月26日的RM2.90,短短三个月就暴涨267%,相信不少低价买进的散户都赚翻了倍。

然而除了一般散户,G3的最大股东GPacket应该是最开心了,因为GPacket持有G3的32%控制权,G3的市值是12亿令吉 (4亿140万股数乘以RM2,90) ,GPacket持有的股份价值达到3亿8432万令吉,对比GPacket现在市值是5亿3600万令吉 (9亿80万股数乘以59仙) ,G3的股份就占据GPacket的市值72%之高!

与此同时,GPacket的价格趋势也在近期开始走高,主要有两则利好消息。首先在7月1日,GPacket宣布其创办人潘振祥时隔5年再次重掌企业,出任为集团董事经理兼总执行长,他将专注指导与带领主要管理层推动数字业务,以推进数码初创,并为区域内的科技生态系统提供动力;原任总执行长陈启贤则调任为执行董事,仍是移动电子钱包子公司KiplePay的总执行长,将全面专注于金融科技业务,聚焦电子钱包和支付解决方案,以促进大马无现金社会和生态系统。潘振祥也是GPacket的大股东之一,持有企业的10.65%股权,同时通过GPacket的母公司间接拥有18.77%股权,总共为29.42%,个人身价达到1亿5769万令吉。

第二则消息是在7月19日,KiplePay与回教银行 (BIMB) 签署一项谅解备忘录,以合作提供电子钱包事宜。该公司文告指出,KiplePay与回教银行共同合作,为零售客户提供电子钱包服务、商家收费以及客户付款的用途。有关备忘录有效期为2年,惟任何一方都可随时加以终止。上述利好消息导致GPacket的股价从7月1日的36仙升至7月26日的59仙,涨幅达到64%。随着G3股价已经大幅走高,也许GPacket在短期内还有很大的上探空间。

G3和GPacket的股价齐齐上扬,最大得益者除了潘振祥,另一位就是大家都熟悉的人物,即Gadang的董事经理郭安。郭安通过GPacket母公司间接持有18.77%股权,占有1亿425万令吉的公司市值。

郭安作为Gadang的董事经理,个人持有1.99%股权,以及通过母公司间接持有25.54%股权,总共为27.53%,相当于企业市值的1亿7041万令吉。

熟悉Gadang的投资人也知道几个月前Gadang买下了DWL的10%股权,因此通过Gadang的关系,郭安也间接拥有DWL的10%股权,相当于企业市值之1360万令吉。

综合以上数据得知,郭安的个人身价高达2亿8462万令吉,等于是DWL市值的两倍!

不过,大赢家却不是郭安,反而是来自砂劳越的企业家Wan Khalik Wan Muhammad。今年1月份,Wan Khalik通过私人投资公司Total Sejati S/B购入DWL的10%股权,与Gadang一样成为大股东。此外,Wan Khalik也通过另一家私人投资公司Global Man Capital S/B持有G3的32%控制权,因此Wan Khalik的个人身价高达3亿9760万令吉,几乎等于拥有三间DWL!

现年46岁的Wan Khalik是在今年4月相续获调任为G3和DWL的集团执行主席使他开始受到市场瞩目。早期他是以软件发明生意起家,随后参与过建筑、工程、海运和饮食等不同领域。在2013年至2018年期间,他加入砂劳越公共服务部成为特别官员,并担任过三任首席部长的机要私人秘书,直到去年才回归商界。这几年来他累积了不少人脉关系,成为两间公司的执行主席后就起到关键作用。首先,他成功拉拢生意人Datuk Mohd Aminul Islam Abdul Nor买进DWL母公司的股份,间接持有DWL的30%股权。根据消息透露,Mohd Aminul掌握外劳管理系统 (Foreign Worker Centralised Management System, FWCMS) 的经营权,令市场猜测这盘生意会被DWL并购。另外,Wan Khalik在4月19日成功聘请前捷运机构的总执行长沙里尔出任为董事经理,冀望企业能在基建领域有一番作为。

DWL在4月期间曾经股价大起,从4月4日闭市的79仙至4月22日,一度升至RM2.00新高后回落至RM1.68,涨幅为113%,当时是因为市场传出Gadang-DWL财团已经提交标书,竞标重启的东铁工程。随着双方发文否认后,DWL的股价也一蹶不振,上周五以63.5仙挂收。
郭安在本地建筑和房产领域耕耘多年,却青睐GPacket的科技创新理念;Wan Khalik看好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在国内的巨大潜力,但认为DWL在建筑业务拥有发展空间,借着Gadang在国内的经验和名气,两者合作组成财团联手竞标基础设施项目将有利于DWL有更高的机会参与本地大型基建工程。双方都借重彼此的能力与财力,就是希望能达成双赢局面,以提高个人财富和扩充生意版图。

让我深感兴趣的是,郭安和Wan Khalik购买股票的投资模式相当高明,用个人财富来作投资毕竟效果有限,倒不如买进股票先取得企业的控制权,然后如法炮制,再以企业的资金买进另一家企业的股票,最佳例子就是GPacket持有G3的10%部分股权就是通过认购附加股买下的,因此持股成本非常低,暴涨的机会相对更高。这种赚钱方法可以达到利上滚利、复合成长的力量,让投资回酬随着时间不断倍增。

延伸阅读:
GPacket | 重新出发的科技新星?
东铁复工
重启大马城
Gadang的最新动向
季报分析 | Gadang 4Q19业绩探讨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